25

素還真和葉小釵依約趕到日揚台,此時天嶽之人「邪容探花南宮笑」率領大軍現身與素還真進行談判,表示素還真若要贖回天魔,就將經天子生擒至此,屆時再當面交換,素還真竟是一口答應,隨即與葉小釵離開日揚台。

 

但當素還真與葉小釵回到阪城坡,卻見現場一片混亂,才知是天嶽率軍進犯,黃羽不幸喪命,而長河南星更是被邪能境所擒,不過卻見滅輪迴抱著昏迷的長河南星現身,表示奉邪主之命前來,更言相救長河南星更可顯現邪能境之善意,以期有合作之機。素還真對此則是書寫一封交給滅輪迴,以謝邪主相助之情。滅輪迴離開後,屈世途疑問素還真真要與經天子合作?素還真解釋此信要降低經天子的戒心,讓其誤以為有意合作,之後再設計擒之。而天嶽所提出的條件,目的是欲借正道之手除去邪能境,且破壞雙方合作的機會。此時長河南星醒了過來,素還真感謝長河南星的屢次相助。不過長河南星則言素還真身為正道棟樑,救是應該,並要身負重任的素還真可先行離去。素還真只好讓素續緣留下照顧,接著便與葉小釵、屈世途一同離開阪城坡。

 

雲塵盦內,素還真與屈世途討論擒捉經天子的計畫,談判地點則是設在落日谷。對於此役,尚須白馬縱橫的協助。由於多日未有白馬縱橫的消息,因此素還真書信一封,要屈世途先轉交給秦假仙以找尋白馬縱橫,接著再通知經天子談判之地。

 

(之後素還真以鬼顯石通知刑天師約定之日。)

 

26

不久之後,素續緣歸返,告知長河南星已經康復。緊接著屈世途也回來,表示全部部署完畢,並質疑此次談判經天子是否真會前來?素還真對此相當有信心,認為經天子必會赴約。

 

(時刻將近,素還真眾人便動身前往落日谷。)

 

時近申時,素還真讓素續緣與屈世途守在落日谷之外,等待冥界之主經天子的來臨。而素還真則在谷內飲茶等候,不久之後,經天子獨自一人入谷。谷內,素還真坐著飲茶。

 

經天子:素還真真是好雅興。

 

素還真:當然。

 

經天子:還記得當初你是如何斥責我嗎?

 

素還真:記得,讓劣者意外的是,你竟會不計前嫌出手解救神童。

 

經天子:因為冥界天嶽乃吾方必除的目標,我相信這段時間之內,冥界六刀對正道的傷害絕對也非同小可,所以聰明如你,豈不知聯吳抗曹之道理?

 

素還真:這素某當然明白。只是,我無法割捨天魔對正道之恩情。

 

經天子:嗯?

 

素還真:你應該知道天魔已被天嶽所擒。

 

經天子:我明白,但你既然與我合作,不是早已決心為天魔報仇了嗎?

 

素還真:錯了,於情於理,我皆不能捨棄天魔。

 

經天子:那你要我如何相助?

 

素還真:束手就擒。

 

經天子:哈哈哈,笑話。

 

素還真:得罪了,喝!

 

為救天魔,素還真不惜對上經天子,快速發招,手上拂塵運化自如,反觀經天子事出突然,直覺中計,周圍石壁擠身,驚世之招難以出手。

 

素還真:喝!

 

經天子:呀,可惡啊,陰陽無邊。

 

素還真:石破天驚混元掌。

 

素還真雖佔上地利,但無奈邪能絕式兇猛非常,素還真一時無法取勝。

 

經天子:陰風泣月掌。

 

一掌擊中素還真。

 

素還真:啊!

 

經天子:素還真,是你逼我殺你!邪能絕式,陰陽極!

 

就在萬分危急之際,白馬縱橫駕馭著神獸火龍麒來到現場。

 

白馬縱橫:素還真,我來了。

 

經天子:你是?

 

素還真:是白馬壯士。

 

白馬縱橫:連我都不認識,該打屁股,一劍怒焰震九州,喝!

 

經天子:可惡!

 

白馬縱橫絕藝再出,飄渺之狂配合火龍麒,氣勢十足,經天子被震退數步,剎時分心。素還真抓準時機發出了驚天之招。

 

素還真:百泣寒霜指,去!

 

經天子被一掌擊中,見葉小釵也前來支援,憤怒至極的經天子發出了至絕邪功。

 

經天子:可惡,邪體至邪之招,血翼邪凰,弒!

 

隨後身形不停幻動,化成火紅色的鳳凰,宏大的氣勁一發,素還真三人被退數步,經天子趁機逃離現場。

 

白馬縱橫:可惡,被逃走了,火龍麒,看你了。

 

火龍麒:馬力全開,我摧啊!

 

便載白馬縱橫追上,素還真與葉小釵亦化光追上。

 

27

素還真眾人急追經天子,而在前方逃竄的經天子卻被逍遙子擋下。

 

經天子:是你。

 

逍遙子:久違了。

 

此時正道眾人也已追至。

 

素還真:前無路、後無門,經天子,束手就擒吧。

 

經天子:哈哈哈,很好、很好,是你們逼我同歸於盡,呀!

 

經天子決心搏命,逍遙子快了一步。

 

逍遙子:喝!

 

素還真:呀!

 

逍遙子身影輕飄,掌氣化作秋水瀕淵。素還真拂塵輕旋,夾帶利芒快掃,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

 

經天子:可惡!

 

面對一快一慢、一柔一剛的攻勢,經天子不得已再展絕學。

 

經天子:邪能三分,喝!

 

素還真:嗯。

 

逍遙子:化體之招。

 

素還真:小心!

 

經天子至高邪法,一體三分,只見三條邪影快速攻向素還真與逍遙子,瞬間戰況有了轉變。

 

素還真:啊。

 

逍遙子:呃。

 

一旁,屈世途:唉唷,糟了、糟了,一個變成三個,續緣啊,白馬縱橫和葉小釵怎麼都不出手?

 

素續緣:他們在等待機會。

 

就在素還真與逍遙子避開殺招的同時,白馬縱橫和葉小釵同時出招,經天子兩化體瞬間首級被斷。

 

逍遙子:就是現在。

 

素還真:呀!

 

便近身攻上。

 

經天子舉手接掌,卻被素還真一掌震碎了面罩。

 

經天子:呃,就算死,也不會是我一個人,哈哈哈!

 

正當經天子欲採取玉石俱焚之招時,逍遙子快速射出銀針,直取經天子七大要穴,經天子頓時昏迷倒地。

 

逍遙子:真是一隻難纏的猛獸。

 

素還真:想不到經天子的武功竟是如此高強。

 

逍遙子;有能力一爭冥界霸主,實力當然不可小看。

 

素還真:這次多謝逍遙子出手相助。

 

逍遙子:舉手之勞,何必說謝。倒是經天子武功超凡,不是一般刑具可以禁住。

 

素還真:放心,我有一名很有能力的好友。

 

屈世途:我苦啊。

 

素還真:耶,能者多勞嘛。

 

屈世途:你每次都說這一句。

 

逍遙子:哈哈哈,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問君近來皆何事,管山管水管風流。

 

逍遙子便離開。

 

屈世途:現在該怎麼辦?

 

素還真:先回雲塵盦再說。

 

屈世途:誰來揹經天子?

 

素還真:你說呢?

 

屈世途:我不敢啊,我怕經天子會中途爬起來。

 

素還真:放心,有素某在此,你何須掛慮呢?

 

屈世途:唉,好吧。

 

白馬縱橫:哈哈哈,屈世途,你實在很笨吶。

 

屈世途:怎麼說?

 

白馬縱橫:你是沒看到我這隻馬嗎?

 

素還真:是神獸火龍麒。

 

屈世途:牠被你降伏了嗎?

 

火龍麒:我呔呔呔,甚麼降伏?我只是欠他一點點的人情,不得已要還他而已。

 

白馬縱橫:喔,是喔。別囉嗦,將人揹著。

 

白馬縱橫便將經天子放在火龍麒身上。

 

火龍麒:白馬,你給我記著。

 

白馬縱橫:哈哈哈,走吧。

 

屈世途:這是什麼世界?馬竟然會說話。

 

眾人便離開。

 

-────────────────────────────────

 

(接著素還真將鬼顯石交給素續緣,要素續緣將此物歸還刑天師。)

 

而後續屈世途以錯筋扣骨索順利將經天子困住,但屈世途也擔心,即使交出經天子,天嶽也不一定會交出天魔,甚至可能交出天魔的人頭。素還真表明縱使如此,他也會不惜放走經天子與天嶽一搏,並言此行已有安排,非將天魔救出不可。

 

靜待下回

 

 

 

 

編後語:

本回來提一下經天子此角

在爭王記到圖騰的時期

此角從汗青編失勢後

整個表現就越來越小人

從此消失武林

但在兵燹篇意外再起

表現反而有一方霸主之勢

雖然最後是惡有惡報

但個人認為

編劇可說是為經天子

留下另一種完美的結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2osee 的頭像
h2osee

一步推理無盡期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