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臥雲回到雲眉棧後,明白自身災劫將臨,遂與五惡靈珠商議一事,若事成將準以釋放,五惡靈連聲稱好。)

 

【雲眉棧】

[臥雲在裡面彈琴,大愚悄悄來到棧外,此時琴聲消失]

 

臥雲之聲:想不到臥雲的琴聲也有知音。

 

[臥雲捧琴走出]

 

大愚:由你的琴聲就知道你的心已經亂了。

 

臥雲:哈,亂在何處?

 

大愚:這是一種殺伐之聲。

 

臥雲:你就沒別種的解釋嗎?

 

大愚:成見已成,想要改變就難了。

 

臥雲:不能改變,那就只有接受它了。

 

[兩人交接一掌]

 

大愚:呀。

 

臥雲:呀。

 

[臥雲被大愚掌氣震退撞在柱子上,嘴角流血]

 

大愚:臥雲,你本來的內傷就傷得不輕了。

 

臥雲:既然知道,你這就是趁人之危。

 

大愚:但我知道你根本還沒拿出完全的實力。

 

臥雲:你會有機會見識到。

 

大愚:哈,只怕你今日插翅也難飛了,哼。

 

[大愚一聲令下,大批的弓箭手出現,將雲眉棧團團圍住]

 

臥雲:哈。[拭去嘴角鮮血]

 

大愚: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臥雲。

 

臥雲:我笑你太低估了淩霄之雁。

 

大愚:是嗎?[吹口哨再召出弓箭手]內力的耗損會降低一名高手的警戒心,臥雲,昨夜你大概睡得很好吧,反觀我的人馬,為了占滿你這座瀑瀉古嶽,可是一夜未眠啊。

 

臥雲:哈。

 

大愚:你看來很冷靜,不過這種欺敵的方式卻騙不了我大愚。一頁書、三傳人,以及遠浮天那道金色的光影都已經不在了,不管你到底是誰,從此以後你的身份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人。

 

臥雲:你錯了,該死的人不是我,因為臥雲不只是一個臥雲。[一化三身]

 

大愚:一人三化!你是...素還真!

 

臥雲:只有三個嗎?你再看詳細。[三身再化六身]

 

大愚:你...來人啊!射。

 

[箭矢射來,臥雲瞬間化光移到眾弓箭手背後]

 

弓箭手:臥雲在這裡,趕快射、發射。

 

[臥雲琴弦一撥,弦氣將弓箭手擊殺]

 

【山下】

弓箭手一:不知山上的情形怎樣了。

 

弓箭手二:靜悄悄,我看臥雲早就被射死了。

 

[瞬間臥雲化身二來到,將兩人殺死]

 

兩弓箭手:啊...

 

[臥雲六身歸為一體,大愚亦追上]

 

大愚:厲害、確實厲害,但我不相信天下間真的有人能夠做到一人六化,素還真不能,臥雲也不例外。

 

臥雲:你何不將你滿山的人馬再調上來,如果你有意以身試法,臥雲也不願讓你失望。

 

大愚心想:如果他真的能一人六化,功力必定也因此分散了。

 

大愚:哈,臥雲,拿出你的絕招,大愚領教了,呀。

 

臥雲:喝。

 

大愚:寒江渡月龍無首。

 

臥雲:呀!起。

 

[大愚龍氣沖向臥雲,臥雲欲抵擋之時,韶雲趕到替其擋下攻勢,同時現出了真面目]

 

大愚:朋友,幫助臥雲會是一個很大的麻煩,你最好別插手。

 

韶雲:我不是你的朋友,雲門也不怕麻煩,想要雲門的韶雲別插手這件事更難,你我話不投機,你走吧。

 

大愚:韶雲,我會記住你,也希望你記得因為你一人,雲門將會是下一個聖城,臥雲,想不到你又逃過了一劫。[離開]

 

[此時臥雲倒下被韶雲接住]

 

韶雲:佾雲,以你現在的功體使用浮雲掠空,太勉強了。

 

[臥雲稍睜開眼再閉上]

 

韶雲:不如借機證實你的身份。[欲伸手證實]

 

臥雲:[睜眼]請閣下..將臥雲帶入密室。[昏迷]

 

─────────────────────

 

韶雲並未趁人之危,而是依言將臥雲帶至雲眉棧的密室裡頭,臥雲在密室內療養傷勢並遵守諾言將五惡靈珠釋放。原來方才臥雲的一人六化便是靠著臥雲分散功體至五惡靈身上才能功成,接著臥雲詢問韶雲關於環兒的近況,沒想到韶雲竟想對環兒使用誕登挫骨之法,情緒大為激動的臥雲要求雲門一定要讓環兒自然成長,千萬不可採用任何會對他造成傷害的方式。韶雲則言此事他自有定奪,接著以臥雲身上之傷尚未能痊癒,希望臥雲能與他回轉雲門。不過臥雲卻反要韶雲留在雲眉棧自然能逢凶化吉。

 

雲眉棧內,臥雲與韶雲交談著。此時蔭屍人、業途靈匆忙來到,分別告知秦假仙落入近日峰下以及傲笑紅塵已知琴魔身亡,正前去找瀟瀟死決等壞消息,臥雲頓時陷入分身乏術的狀態,韶雲決定幫臥雲走一趟近日峰,而臥雲則隨業途靈前去阻止傲笑紅塵。

 

4

業途靈帶著臥雲來到雨風飄搖,業途靈因不敢進去,臥雲便說半刻鐘後,如裡頭未傳出聲響,業途靈再進入,隨即便動身入內。

 

臥雲進入後,只見壁上刻著「琴魔之死,相思林決一死戰」,由此可見傲笑紅塵並未與瀟瀟相遇。臥雲望著字壁良久,業途靈入內提議將壁上之字塗掉,臥雲認為不妥,並言瀟瀟一死,也許風雲雨電之間的牽連以及棄顱潭隱性之謎的線索會就此斷了。因此臥雲指示業途靈前往遠浮天找尋金色人影出面協助,接著暗示壁上之字雖無法永遠消失,但可以暫時消失,隨即離開雨風飄搖。

 

臥雲前來蒿棘居,傲笑紅塵一見臥雲,便質問為何要隱瞞琴魔的死訊?臥雲解釋僅是傳聞,並未有人親眼目睹。言談中持續強調瀟瀟行蹤難尋,不過仍無法改變傲笑紅塵為好友復仇的決心。臥雲只好先行離去。

 

臥雲回到雲眉棧,不久韶雲歸來,卻突然對臥雲展開攻擊。臥雲明白韶雲必是在近日峰發現佾雲劍,故才誤以為是臥雲涉有重嫌。因此臥雲決定全盤說出,當初臥雲曾解救身受重傷的佾雲,而也是佾雲傳授臥雲浮雲掠空這部武學,此用意有二,一是為報臥雲的知遇之情、二是為解兄弟的臨危之難。接著臥雲便將佾雲劍出現在近日峰的原因說出,韶雲聽完後情緒激動地衝出雲眉棧,臥雲則希望佾雲不會怪罪於他。

 

之後葉小釵來到雲眉棧,臥雲見葉小釵平安無事感到放心。不過葉小釵卻表示要到雲門帶回素還真,因為其救命恩人「半花容」說暴風君可醫好素還真。但當臥雲發現葉小釵背後神劍大吃一驚,得知此劍是金小開為葉小釵所求得時,臥雲深恐金小開性命垂危,葉小釵臉色大變,立即衝出雲眉棧,臥雲隨後跟上。

 

5

臥雲與葉小釵急忙尋找金小開的行蹤,無奈發現的卻是身首異處的金小開。肝腸寸斷的葉小釵,抱著金小開頭顱雨中悲痛大哭。啞子的哭聲,伴隨著雷電,格外淒涼。

 

之後葉小釵將金小開的遺體帶至故居安葬,臥雲明白安慰已是多餘,提醒葉小釵要小心神劍主人「窮八極」,千萬不可與之硬碰。接著詢問當初是誰要金小開去取神劍?得知是半花容告知金小開此事,臥雲表示會調查此事,至於關於素還真之事,臥雲認為可讓暴風君一試。臨行前,臥雲再三耳提面命,提醒葉小釵不可衝動。

 

臥雲於武林道上行走,此時飄茵、苗逢春來到,苗逢春表示其父司馬鵬被天下第一人捉去,遂向臥雲說出始末希望臥雲能救出其父。臥雲才知原來當初的蒙面人就是司馬鵬,臥雲推測司馬鵬是司馬劍秋之子,對方應會手下留情,如今最要緊的是找一處安全的地方安頓飄茵、苗逢春。苗逢春深知臥雲諸事繁忙,不便再給予麻煩,決定自行處理。

 

隨後臥雲巧遇半花容,先是感謝半花容為葉小釵所付出的一切。接著單刀直入質問半花容是有目的地告知金小開刀劍的來源,致使金小開取劍招致殺機。半花容辯稱他的意圖也是為了避免葉小釵、暴風君與瀟瀟之間的傷亡。但得知金小開的死訊後,半花容大為吃驚,淚漣漣地表示自己不知該如何面對葉小釵。臥雲於是詢問半花容究竟是從何處得知刀劍之事?半花容回應當初是在風雲雨電以前聚會時曾有談到,但並未提及到危險性。對於金小開之死,半花容表示會盡全力幫忙,隨即告辭離去。對於與半花容初次見面的看法,臥雲深感此人高深莫測。

 

靜待下回

 

 

編後語:

本回最大看點在於霹靂大逆孫

金小開終於下台一鞠躬

回顧此角也算是陪伴戲迷很長的時間

而「風雲雨電」之爭也開始浮上檯面了

 

 

創作者介紹

一步推理無盡期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