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金蒼龍為除武林禍害,再度對上鄒縱天。正當金蒼龍優勢漸失之際,素還真即時趕來救援。手持利器沾血冰蛾因而自信滿滿能除掉兩人的鄒縱天,殊不料素還真竟以天君絲牽制住沾血冰蛾。最後沾血冰蛾脫手,鄒縱天也被兩人所擒。金蒼龍為免再傷及無辜而廢了鄒縱天武功。見事件告一段落,之後素還真便與金蒼龍一同離去。

 

素還真與金蒼龍在路上同行,素還真表示須將沾血冰蛾交還紫嫣夫人,不過金蒼龍卻言沾血冰蛾乃名劍鑄手所造,紫嫣夫人希望此劍能物歸原主。此時金蒼龍見素還真略有所思,素還真則言鄒縱天雖被廢去武功,但感覺鄒縱天的態度卻過於穩定。突然,遠方竟傳來鄒縱天的哀嚎聲,素還真與金蒼龍立即趕往現場察看。

 

素還真與金蒼龍匆忙來到,現場卻只餘首級被砍走的鄒縱天屍身。素還真從現場狀況研判,兇手應是位策馬的刀者。金蒼龍聽素還真所言,突然想到可能的唯一人選,也就是三大惡人其中之一「勾魂鬼蜮聶亡影」。但此人早已身亡多年,因此素還真與金蒼龍決定前往當初聶亡影的身亡處死亡沼澤一探究竟。

 

素還真與金蒼龍來到死亡沼澤,發現此地已有變故,藉以判斷聶亡影果真向天借命重生了,因此素還真希望金蒼龍能與紫嫣夫人暫避武林。金蒼龍表示會立即前往希望宮城告知紫嫣此事,至於沾血冰蛾則委託素還真送還名劍鑄手,於是兩人便分頭而行。

 

-------------------------------------------------------------------------

 

素還真來到靜廬。

 

素還真:此時進入,便打擾公子的雅興,暫候吧。

 

屋內,金子陵正在提筆寫字。

 

金子陵:嗯……到底要寫哪一個字,果然還是需要高深的造詣,畫虎不成可是不自量力。素還真,請進吧。

 

素還真步入靜廬。

 

素還真:在下素還真,打擾公子雅興。

 

金子陵:咦,你的臉上寫滿好奇。

 

素還真:初次識面,公子能一語說中,讓我實為好奇。

 

金子陵:除了江南蓮鄉的少女,有一身清蓮香味的武林高人,恐怕少之又少,所以很好辨認,也算是大膽辨認。真要叫錯人,我就貽笑大方囉。

 

素還真:不知公子——

 

金子陵:唉呀公子公子,聽煩了,換一個稱呼吧。

 

素還真:請教兄台如何稱呼?

 

金子陵:公子,兄台,說實在,這個稱呼讓人叫太久,我會很害羞,同時也會很煩。

 

素還真:以兄台年輕俊秀氣質,被稱公子也不為過。

 

金子陵:也是啦,想那憶秋年剃了鬍鬚,可能還比我長上數歲,但實際上我卻……啊,素還真,就別叫我公子了。

 

素還真心想:詳細看來,此人乃是去老還少的前輩者,那該如何稱呼呢?

 

金子陵:鑄劍一生贈知音,逍遙一身而忘齡。

 

素還真:啊,前輩果真是名劍鑄手。

 

金子陵:既然你稱我一聲前輩,這壺茶,就讓你這後生晚輩的幼秀雙手沏上一品,讓我一試素還真名滿天下的茶藝吧。

 

素還真:前輩的器具非是中土之物,而這是……

 

金子陵:西洋傳來的花果茶,其功效不輸蓮花茶,味道也與中原的茶品不同,雖然比不上中原茶葉高級,但別具風味。

 

素還真便沏了兩杯茶。

 

素還真:前輩曾前往西域嗎?

 

金子陵:當然。人生就是要走過大江南北,才知世界之廣闊。

 

素還真:不知是否對味,請前輩指教。

 

金子陵:好,那前輩我就來品鑒囉。(聞香):嗯……不差,果然是觀察入微的素還真。

 

素還真:班門弄斧了。 方才見 先生——

 

金子陵:先生就免了,直接稱我金子陵吧。

 

素還真:是。

 

金子陵:你想問我剛才揮筆之姿嗎?

 

素還真:正是。

 

金子陵:我是在揣摩一個人的心境。他呀,筆法出神入化,簡直是反應快捷無倫。更是對字有極深的認識與熟悉。

 

素還真:你剛才的行筆之中,帶著力與利的勁道,但是每要落下一字,又見你深鎖雙眉,是何意呢?

 

金子陵:要將書法變成劍法,已不簡單,但是要在生死對決的分秒必爭間,優雅從容寫出符合要殺的人數的單字,沒有親身經驗,實在是難以辦到。

 

素還真:好奇特的劍理。

 

金子陵:素還真,你一定會奇怪我為什麼會跟你說這些吧,其實我是針對你的來意所說。

 

素還真:你說是針對我的來意,我不明白。

 

金子陵:你背上的沾血冰蛾,正是要取來還與原主。名劍贈出,代表它的宿命已經轉動,今日在你的手上,便是黃金城變故即將完結。黃金城的後人,與它的緣分已盡,但我若取回,便是扭轉了原屬於他該發揮的光芒,還是留在你的身上吧。

 

素還真:素某不能占他人之物。

 

金子陵:你覺得沾血冰蛾是一口怎樣的兵器?

 

素還真:冰火相融的絕世之劍,總是十分殘忍的淒豔。

 

金子陵:形容的好。因為你素還真在我的眼中,也是外冷內熱,承受十分殘忍的淒豔。這口劍正好該與你一同接受刀劍的宿命,相映得當。

 

素還真:但是我……

 

金子陵:猶豫呀,那將冰蛾交我。

 

素還真:是,在此。

 

素還真將沾血冰蛾交予金子陵。

 

金子陵:你背上的名劍,可否出鞘讓我一觀?

 

素還真:沒問題。

 

素還真劍甫一出鞘,華光疾疾閃過,劍身應聲而折。

 

素還真心想:好快的速度。

 

金子陵:你的劍不是最好的,日後遇上刀劍之爭,必受大虧。素還真,兵器是凶是殘,是看主人的心意,我相信你應該可以將冰蛾導向正途,完成它的宿命,來,別客氣。

 

金子陵將沾血冰蛾交還素還真。

 

素還真:素某拒之不敬,受之有愧。

 

金子陵:我是鑄劍師,鑄出的每一口劍,都像是我的骨肉,當然希望他有好的將來,所以冰蛾就委你照顧囉。

 

素還真:前輩抬舉了。但你方才所說刀劍之爭是指什麼?

 

金子陵:刀、劍是天生的對手,出現了第一刀,當然就會有第一劍,但誰又是真正的第一?一旦登上王座,就有王者之爭,沾血冰蛾在目前的劍界,無可匹敵。不過天意輪回生始,刀的王者也即將誕生。

 

素還真:這就是冰蛾的宿命嗎?

 

金子陵:你的反應很好。

 

素還真:刀之王者又是誰呢?

金子陵:現在只有象徵出現,但時機也將近了。

 

素還真:時機又是什麼?

 

金子陵:素還真,你的腳步聲變了。

 

素還真:是嗎?

 

金子陵:初來小心翼翼,現在輕然穩重,耶,這是什麼意思呢?

 

素還真:正是心悅誠服,所以亦步亦趨,請前輩明示呀。

 

金子陵:換我有誤入貴船的感覺了,好樣的,素還真啊,那我就明說了:江湖的權勢或派門之爭不屬我意,我所在意的,只有劍的地位,你明瞭我所衷嗎?

 

素還真:個人有所執著,當然可以接受。

 

金子陵:名劍鑄手鑄劍不下千萬,每口屬性皆不同,各有王者之風。當年我送過憶秋年一口,本身亦劍亦人的憶秋年,非常喜歡,也小心收藏,而且從未使用。他愛劍之心我十分感動,但卻浪費了劍隨劍者的宿命。

 

素還真:刀劍之爭的影響究竟有多大?

 

金子陵:你認為鄒縱天實力如何?

 

素還真:狂人配合名劍,可稱恐怖的殺人者。

 

金子陵:魔人配合魔刀,更是毀滅的殺人王。

 

素還真:魔刀?

 

金子陵:魔之物,自有魔人造。素還真,也許有兩個人,你可以與他們結交或是認識,日後也許……

 

素還真:也許不用介紹這兩人,因為你本身就是最好的選擇。

 

金子陵:噢,素還真,你這句話插中我的心窩,非常之痛。造物之人插手,就是破了刀劍輪替的公平。

 

素還真:前輩不能插手,那該如何是好?

 

金子陵:這兩人一名是我將贈劍之人,一名是已得吾劍之人,你可以一試。

 

素還真:是誰呢?

 

金子陵:魔流劍風之痕,舞墨成狂裔春秋。還有誰是好的人選?

 

素還真:舞墨成狂裔春秋,素某不曾識面,人海茫茫,我該往哪裡尋找?

 

金子陵:方才所說,刀與劍的爭王是必然,刀者漸漸出現,名劍自然也隨之出現,不用心急。

 

素還真:前輩所推薦之人,必是當世無雙的劍者,不過武林現今的高手,是否也列在刀劍之爭的範圍中?

 

金子陵:每一種的洪流,有每一種的命運,其宿命不同,也許插不了手。

 

素還真:原來如此。前輩所鑄的劍,皆與劍者的特性相符嗎?

 

金子陵:這當然是一個要素。

 

素還真:可以向前輩請教名劍之名嗎?

 

金子陵:狂者。瀟灑之狂,飄渺之狂,風雅之狂,以及絕代之狂。

 

素還真:瀟灑飄渺,風雅絕代。

 

金子陵:正是。

 

素還真:距離刀劍之爭的時間還有多久?

 

金子陵:刀現,劍者即現,可能很快。

 

素還真:刀劍的爭王,是否事關冥界?

 

金子陵:冥界、人界、妖界、魔界、鬼界,如同天上之星,脫不了銀河旋流,憑你靜心觀察。

 

素還真:但願前輩能……

 

金子陵:又是前輩,為了方才無數個前輩之稱,素還真,我要再罰你泡一壺茶。

 

素還真:只要前輩大力襄助,我……

 

金子陵:又喊了一聲,我還要罰你留下親手所寫的字帖。

 

素還真:就容我獻醜了,金子陵。

 

金子陵:對嘛,這樣才順耳,哈哈哈。

 

─────────────────────────

 

拜訪完金子陵後,素還真回到雲塵盦。正巧遇見完成任務的三口組,秦假仙表示千形百藏手極為神秘,但卻有其獨到本領。此時川涼劍族的弟子來發喜帖,邀請素還真等人參加白馬縱橫與燕飛虹的囍宴。

 

素還真一行人應邀參與白馬縱橫與燕飛虹的婚禮,就連一頁書也來到。原本極為熱鬧融洽的場面,卻因有人莫名送了四具人形窯土作為賀禮,頓時讓會場氣氛一時凝重。

 

──────────────────────

 

婚禮結束後,素還真眾人同行。

 

素還真心想:嗯,宴中送來四具人形窯土,是何用意?紫嫣夫人一見卻是大驚失色,對了,黃金城失蹤之人便是被三惡人活燒成窯土,難道城主之死真有問題?我有必要一會千形百藏手。

 

屈世途:吃這一攤真的不錯,續緣,這間飯店可以記下,下一次換到你也可以考慮叫這間飯店來辦桌。

 

素續緣:前輩,續緣還小。

 

屈世途:多小,你看金小開都做老爸了。

 

素續緣:續緣還未有成家的打算。

 

屈世途:素還真啊,你也講一聲。

 

素還真:好友,你煩惱太多了。

 

(之後素還真與眾人分道而行,便動身前往藏形山臥草居。)

 

靜待下回

 

 

 

編後語:

本回所登場的金子陵

也是一名經典角色

和素還真所談論的刀劍之爭

亦是日後的主軸之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2osee 的頭像
h2osee

一步推理無盡期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