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大愚先生為免受臥雲所擾,故特地搬到馬嘯谷。豈料臥雲如影隨形,徐步來到。 兩人於是再度對上,雙方武學由淺漸深,谷中飛沙走石,二人由初更戰至子時,仍無歇戰之意。不覺之中已經夜色漸退,黎明將至,遠處傳來一聲雞啼,臥雲便又抽身而退。

 

(為避免環兒遭受謀害,臥雲有了另一個主意。因此書信一封給予照世明燈協助後續事宜。)

 

--------------------------------------------------------------------

 

當臥雲先生回到雲眉棧時,環兒已砌好一壺茶等著了。

 

環兒:呵,看你這樣,一定有什麼心事哦。[倒一杯茶給臥雲喝]

 

臥雲:棄顱潭之約你不用去了。

 

環兒:為什麼呢?

 

臥雲:一切就讓臥雲一人來承擔吧。

 

環兒:你不是說我們是好朋友,好朋友不是應該互相幫忙?

 

臥雲:偏偏有一些事情,就是越好的朋友越不能讓他幫忙。

 

環兒:你是不是在擔心我的安全?其實我可以將自己照顧的很好啊,而且你不是時常也在說,能夠為武林做出貢獻,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

 

臥雲:現在還不是時候,今晚有人帶你走,將這張信交予那個人,然後一同離開吧,保重了。[將信交給環兒後離開]

 

---------------------------------------------------------------

 

臥雲三度找上大愚先生,雙方又是一場激戰。連番激烈的交手後,雙方各施絕技,臥雲暗中取出五惡靈珠之一,將之消溶解封之後推出一掌,大愚先生也施展「寒江渡月龍無首」對上,一赤一青的氣芒纏捲激旋,最後爆成點點金星。爭鬥告一段落後,二人開始品嘗香茗。臥雲先生問道,若棄顱潭之約素還真果真現身,大愚先生又該如何?大愚先生回應自己的目的只是想探知素還真與印心洞之間的關係。臥雲先生指出,萬一素還真否認贏走情義劍,而雙方又各執一詞且無證人,這必會造成一個極端。大愚先生又道,他不信素還真敢在司馬劍秋的墓前昧著良心說話,否認贏劍之事,而且現在最重要的便是找出素還真。對此問題,臥雲不願多說,雙方交談幾句之後,臥雲便告辭而去。

 

9

棄顱潭邊,各方人馬雲集,此時也葉小釵來到。

 

認吾師:葉小釵。

 

秦假仙:是葉小釵,你也來了。

 

大愚:約定的時間已到,獨獨不見臥雲,難道他是心虛,不敢來了嗎?

 

[此時只見臥雲淩空而來]

 

臥雲:啊哈!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貫,掌握文武半邊天。大愚先生,你這麼思念臥雲嗎?

 

大愚:哼!少油嘴滑舌,只有你一個來,素還真呢?

 

臥雲:啊哈!你的反應真是遲鈍呀。

 

大愚:什麼意思?

 

臥雲:劣者就是清香白蓮素還真。

 

大愚:啊!你是素還真?

 

秦假仙:什麼,臥雲是素還真?別嚇我。

 

牧劍子:你是素還真?

 

臥雲:我不但是素還真,而且從來就不曾贏過你的劍。

 

牧劍子:哈。

 

臥雲:啊哈!你也真奇怪,我不承認我是素還真的時候,你強逼我要承認是素還真,現在我承認了,你又不相信。

 

牧劍子:到底是與不是,不是你說的就算數,今日在此你願意當眾承認身份更加可疑,何況你明知唯一的證人司馬劍秋已經逝世,死無對證,就把贏劍之事推得一乾二淨。

 

臥雲:我確實並無取過你的劍,要我拿什麼證明?如你所說證人已死,如何請他作證?

 

[突然司馬劍秋之墓爆炸]

 

秦假仙:阿妹喂。

 

[司馬劍秋現身眾人面前]

 

認吾師:爹親!

 

大愚:司馬劍秋。

 

牧劍子:司馬劍秋,你沒死啊?

 

秦假仙:竟然有這種事情,死人復活。

 

認吾師:爹!

 

司馬劍秋:各位,今日我挺身而出,就是要證明當年在聞鶴台之外,確實素還真以無性之議論,贏得大愚先生的一口寶劍。

 

牧劍子:這是實情嗎?使人無法相信、無法相信啊。

 

認吾師:臥雲!

 

臥雲:啊!

 

大愚:老天有眼、正義不悖,才能讓司馬兄弟死裡復活,出面為我作證。臥雲,現在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話說?

 

臥雲:這位司馬先生你要確定才能說,做偽證是不道德的,當年你見過的素還真是什麼模樣?

 

司馬劍秋:當然不是你這樣,不過我記得清清楚楚,那個人是素還真沒錯。

 

臥雲:你從黃泉路上回來,會不會連記憶都失去了,才會指鹿為馬、無中生有?

 

大愚:不必顧左右而言他,快拔出你背上的劍證明你的身份。

 

臥雲:這嘛...萬一這副刀劍出鞘,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你還會相信我是素還真嗎?

 

大愚:如果你拔劍什麼都沒發生,那就是有二種可能。第一、你是假冒的,為素還真做代罪羔羊,如果是這樣則情有可原,只要你認錯宣佈退出武林,從此不可插手武林之事,那我們也不再追究於你;第二、你是真正的素還真,印心洞的一切是你自導自演,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太不應該了,印心洞所導致的許多人命,相信在場的眾人都可以將你制裁。

 

臥雲:喔!看來我是非拔劍證明不可囉?

 

大愚:對,今天在眾人面前,你是不可能逃避。

 

秦假仙:臥雲啊。

 

牧劍子:臥雲先生。

 

大愚:趕快拔劍吧。

 

臥雲:事到如今,情非得已。

 

大愚:怎樣?

 

臥雲:我願意以我的生命來證明我是無辜的,希望在刀劍出鞘之時,在場的諸位俠義之士能夠保護我的安全。

 

秦假仙:二位老弟,進入第一級戰備,臥雲拔劍有可能變成嬰兒,我們要負責他的生命安全。

 

蔭屍人:yes

 

業途靈:yes

 

臥雲:各位,拭目以待吧。

 

百般無奈,臥雲在眾人注目之下要拔出刀劍,以證明自己的身份,突然間。

 

[一支煙霧箭射入場中爆炸,同時一名蒙面人瞬間奪走臥雲背上刀劍]

 

臥雲:啊!我的劍、我的劍。

 

認吾師:可惡![追上]

 

臥雲:我也追——

 

大愚:等一下,你不用追。

 

臥雲:可是....

 

牧劍子:臥雲你就留下吧,相信他們不敢對你怎樣。

 

------------------------------------------------------------------

 

大愚先生認為這是臥雲事先佈置的計策,因為憑臥雲的身手怎有可能如此輕易被人奪劍?臥雲則指責大愚先生意在抹黑,此時金小開走入現場,替臥雲撐腰,認為大愚先生不該胡亂栽贓。雙方各執一詞,究竟臥雲是否真是素還真?一時之間誰也無法證明。

 

局面陷入僵持,大愚先生依舊要臥雲坦誠。此時認吾師回到棄顱潭表示有人接應,害他無法追回刀劍。因此大愚先生強迫要臥雲留下,卻引來正道的反彈。最後臥雲答應留下,傲神州、葉小釵、秦假仙等人見臥雲如此堅持,也不再多言相勸,先後離開棄顱潭,僅留下金小開在一旁保護。司馬劍秋表示自己因兒子慘亡而決定詐死,直到今日見有一絲曙光才決定挺身而出。司馬劍秋亦表示,若臥雲真是素還真,希望他承認贏劍之事,司馬鵬之死也可化消,只要別再加害於他;若臥雲非素還真,也希望他坦白承認。臥雲先生仍表明自己是素還真,即無贏劍之舉,也與印心洞無關。但這樣的答覆無法讓認吾師滿意,於是將情義劍插入地面,表示若劍影只剩一點時,他會以自己的方式處理這件事。一旁的金小開也決定要為臥雲挺到底。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失,眼見地上的人影縮短,但劍影卻無縮短的現象。懷疑有詐的認吾師換一個地方插劍,劍影依舊毫無縮短跡象。

 

棄顱潭邊,緊張氣氛依然。然而劍影未變,認吾師只有乾瞪眼。大愚先生因不想繼續待在棄顱潭邊浪費時間,於是便決定讓臥雲離開。但素還真是否為印心洞之主仍得揭明,臥雲是否真是素還真也待查明,是故大愚先生希望眾人協助找尋刀劍。不過司馬劍秋卻擔心被殺人滅口而選擇留在棄顱潭不願幫忙,牧劍子對司馬劍秋的決定頗不以為然。臥雲臨去之前,認吾師訂下三天之限,若三天內刀劍未尋得,他必不留情。看不慣認吾師的狂妄,金小開本欲出手,最後看在臥雲的面子上便作罷。

 

(臥雲與金小開離開棄顱潭後,接著兩人便分道而行。)

 

臥雲於途中遇上層雲,層雲表示要幫助臥雲斬除整個事件的源頭大愚先生。臥雲略作思考,層雲又提起武林盛傳印心洞刀劍目前正在雲渡山的消息,臥雲心中一驚,接著詢問層雲是否因太陽女的命令而前來幫助他?層雲點頭承認,臥雲便要層雲幫忙協助,接著便快步前往雲渡山。

 

靜待下回

 

 

編後語:

本回真假臥雲之謎持續上演

幕後組織也持續逼迫素還真現身

而棄顱潭之會臥雲也算是以退為進

逼使詐死的司馬劍秋現身

日後劇情仍將以此主軸演進

 

創作者介紹

一步推理無盡期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