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臥雲再次找上認吾師,欲將所有的事情說清楚、講明白。認為認吾師是受到大愚先生的煽動才會對他產生誤解,不過認吾師回應大愚先生舉證實際,有憑有證,更言臥雲若不是印心洞的人,不是素還真,為何不肯拔劍證明?臥雲則言貿然拔出此劍將危及素還真的生命,認吾師強調如果拔劍會對素還真造成影響,屆時素還真未完成之事他會負責完成。面對如此憨直之人,臥雲只好另尋他法。突然間認吾師發狂似地執意欲取臥雲背上刀劍一觀,臥雲連忙喊停,但認吾師卻無停手之意,最後臥雲決定先行離開。

 

離開現場後,臥雲見認吾師此次行為與上回大不相同,神情也有異常,懷疑認吾師這段時間曾發生意外。

 

因此臥雲前去一尋冷封塵,臥雲藉機開導了冷封塵一番。隨即話鋒一轉,問及認吾師與印心洞之間的牽連,冷封塵遂將事情一五一十告知,包括情義劍曾被藍衣人奪去,之後在冷封塵的幫助下取回。冷封塵詢問認吾師至今仍想借臥雲背上之劍一觀?臥雲回應如今已不是借,而是奪取了,期望冷封塵能為情義挺身而出,接著臥雲便離開現場。

 

臥雲於路上思考,懷疑認吾師身上的情義劍被動過手腳,推測認吾師的改變是藍衣人針對他所佈下的計策。陷入沉思的臥雲,忽然間一道劍氣襲來,臥雲手臂被劍氣所傷。此時雷戰魈出現欲逼臥雲拔劍禦敵而攻擊。面對敵人連環攻擊,怒火騰身的臥雲先生絕招再現,但因左臂血流不足,威力大減,雷戰魈見狀,就在欲出極招時,兩道人影衝入,只見牧劍子兩名徒兒牧山、牧海纏住了雷戰魈,並要臥雲先生快走。身受創傷的臥雲只好先行離去,但奔馳一段路程後,臥雲才想到要和牧山、牧海合攻才對,於是趕回現場,卻見牧山、牧海已傷重不治身亡。臥雲只好將兩人的遺體帶回赤堇山。

 

赤蓳山上,牧山、牧海之死令牧劍子悲慟不已。恢復情緒的牧劍子問及認吾師之事,臥雲遂將先前發生之事全盤道出,並猜想認吾師應是中毒或中邪才會如此。因此臥雲決定以懸絲診脈之法診斷認吾師的情況,於是臥雲先離開赤蓳山,請人將認吾師帶來此地。

 

臥雲前來找秦假仙三人,這才得知一頁書被捉去掛日仙鄉,因此臥雲便請秦假仙先處理一頁書之事,並改由蔭屍人替其傳話。

 

7

在蔭屍人的傳話下,認吾師才得以前往赤蓳山,並在牧劍子與臥雲兩人的裡應外合,懸絲診脈得以順利進行。就在臥雲凝神診脈之際,一道劍氣掃入,摧毀了整座草茅。認吾師一見臥雲,狂性再現,不由自主地對臥雲發動猛烈的攻擊,不過當認吾師發覺情義劍失去,頓覺慌亂,臥雲趁機點住其穴道。紛爭結束後,卻見手持情義劍的牧劍子步向臥雲,臥雲警告此劍有毒,牧劍子面露驚色,隨即如中毒般攻向臥雲。臥雲閃過後,牧劍子才表示方才只是開個玩笑,並指出認吾師的行為可能是因執念太深而產生心病。之後牧劍子見赤蓳山一片狼藉,想要整理一番,同時要臥雲將情義劍置回劍鞘中。 

 

牧劍子將赤蓳山整理妥善之後,見情義劍尚未入鞘,便詢問臥雲原因。臥雲解釋後,牧劍子最後隔空禦劍,讓劍入鞘。接著談到認吾師的狀況,臥雲指出其脈象正常,毫無中毒之跡象。牧劍子更堅信一切皆是認吾師心理因素所導致,也表示要解決此一僵局,非得要素還真出面不可。眼見事已至此,臥雲決定請出素還真,只是經歷變故的素還真已非原本的他,因此必需考慮到安全問題。況且一旦素還真證明與印心洞無關,大愚先生是否也該對自我言行負責?牧劍子回應若事實證明是大愚先生的錯,即使斷絕朋友之情,也必會讓大愚先生公開認錯。臥雲允諾十五天後會讓素還真現身,但希望牧劍子負責告知武林眾人此事,並讓認吾師在這段期間內勿打擾他,隨即離開赤蓳山。 

 

─────────────────────────

 

臥雲深夜造訪掛日仙鄉,碰巧遇到太陽女向金小開柔言柔語。太陽女見臥雲來訪,急忙追出。

 

臥雲: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來。

 

太陽女:啊!臥雲!你誤會了,他是我的結拜小弟。

 

臥雲:誤會的人是妳,臥雲只是抱歉深夜來訪罷了。

 

金小開:唷!嘴上說得是很大方,誰知你的心裡是不是想回來偷偷看你的女人的新歡。

 

太陽女:小開,不要再開玩笑了,臥雲從未深夜到此,一定是有要事。

 

臥雲:啊哈!自從妳我結識以來,就屬這次妳最瞭解臥雲,我來是為了帶走那名孩童。

 

太陽女:臥雲,只要你對我不要再有秘密,愛君對你的要求又怎會忍心拒絕,更何況他只是一名的孩童。

 

臥雲:我只能說,你們並沒帶錯人。

 

太陽女:他真的就是素還真?

 

金小開:哇塞!這條新聞很勁爆哦。

 

臥雲:幸虧他沒事,否則後悔的人是妳。

 

太陽女:我並沒向他動手。

 

臥雲:妳當然沒有,因為妳總是動口不動手,我只是要妳明白。有素還真的武林才有雲眉棧的臥雲,沒有素還真的武林就只有江湖路的臥雲。

 

太陽女:你.....唉!你要如何證明他就是素還真?

 

臥雲:妳的要求真是矛盾,難道妳希望臥雲騙妳?

 

太陽女:我當然是相信你,你稍等我一下。[離開,隨後帶來環兒]

 

環兒:臥雲、臥雲,你是不是要來帶我走了?

 

臥雲:嗯!我們一起回去吧,你先到前面等我,好不好?

 

環兒:好!你要趕快來哦,我一個人會怕。[走離]

 

太陽女:為什麼妳能對一個孩童這麼溫柔,卻不能對我...

 

臥雲:深夜長談對身體不好,妳也應該提早休息,多謝妳。[離開]

 

太陽女:啊!臥雲,我就知道你是關心我的.....

 

─────────────────────────

 

臥雲帶著環兒回到雲眉棧,望著環兒軒睡的面孔,臥雲內心有苦無法言盡。

 

之後臥雲找上大愚先生,臥雲表示要和大愚先生來場棄顱潭之前的熱身賽,隨即出手便攻。臥雲、大愚先生一來一往互相較勁,只為探出對方實力。雙方交手數十回合仍是不分軒輊,直到雛鳴破曉,臥雲見狀,言距離棄顱潭之約還有五天,這段期間臥雲會再來陪大愚先生鍛煉身體,便抽身而退。

 

靜待下回

 

 

編後語:

本回有位經典角色再登場

就是霹靂的逆子代表金小開

不過此時期的金小開算是浪子回頭了

而臥雲和環兒之間的關係在本回開始帶出

但就如先前所說

不管誰是誰

其實都不影響

畢竟素還真和臥雲都是彼此關心的好夥伴

 

創作者介紹

一步推理無盡期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