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之後葉小釵找上臥雲,得知晏定邦終究是因衰老而亡,亦明白晏定邦生前委託業途靈轉交給素還真之遺物將是牽扯出背後勢力的有力證據。而臥雲暗中觀察晏定邦與染飛煙之間的互動,推測兩人之間必有某種關係,因此臥雲決定先針對染飛煙,於是告知葉小釵後續計畫請其協助。接著臥雲運用四支鑰匙開啟伏魔井取走了素還真的智慧之葉。)

 

染飛煙假扮成黑衣人攔截葉小釵,欲奪取晏定邦遺物。就在兩人對戰未分勝敗之時,突然間一粒桃子向黑衣人丟了過來,黑衣人見狀舉劍就劈。接著又有數不清的大小桃子丟向黑衣人,黑衣人頓時分身乏術,最後迎面而來巨大桃子,黑衣人奮力一劈,只見大量的桃子汁從巨桃中傾瀉而出,黑衣人被淋得全濕,趕緊離開現場。

 

(而方才的奇景,自然是在暗處的臥雲所為。)

 

接著臥雲假借全身濕透的名義進入了染飛煙所在的山洞裡,正在更衣的染飛煙受到驚嚇,急忙飛奔出洞。

 

染飛煙:你是誰?為什麼你會在洞裡?

 

臥雲:在下臥雲,因為全身濕透,想找一個沒人的地方烘乾衣服,不料遇上姑娘,姑娘請放心,臥雲一定會負責,但是姑娘你也要負責。

 

染飛煙:你胡說什麼,我根本沒..哎呀,愈描愈黑。

 

臥雲:姑娘,我保證我會負責。

 

染飛煙:你我之間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請你不要使旁人誤會。

 

臥雲:請你讓我負責,否則我會良心不安。

 

染飛煙:洞裡之事就當作沒發生過,臥雲先生,你也是武林名人,請勿繼續糾纏,容我他日再前往貴處拜訪,告辭。[離開]

 

臥雲:唉!江湖這條路,阮也行甲真無辜。

 

---------------------------------------------------

 

(接著臥雲繼續跟蹤染飛煙。)

 

先前葉小釵便曾發信通知武林眾人欲在正義坡公佈武林一大秘密,如今眾多武林人聚集在正義坡,此時葉小釵來到,眾人便要葉小釵公佈秘密。葉小釵便拿出一份文件給眾人觀看,此時在暗處觀察的染飛煙決定出手,臥雲卻如鬼影般從背後出現,臥雲見染飛煙面有難色遂詢問之,染飛煙言葉小釵所公佈的文件乃是晏定邦之物,葉小釵應盡職保管,為何要任意公開?臥雲認為染飛煙所言有理,便出面阻止葉小釵的行為。葉小釵於是收起文件,卻引來沒看到文件內容的「西酆殘雪」不滿。眾多武林人士離開後,臥雲則對欲離開的葉小釵說莫再將文件給其他人看。而西酆殘雪、染飛煙也先後離開,最後臥雲繼續跟蹤染飛煙。

 

(染飛煙扮成黑衣人殺除了當時在正義坡觀看文件的武林人士,而這一切皆被臥雲給目睹。)

 

染飛煙蹲在溪邊,用力搓洗著雙手,眉眼之間充滿驚惶和痛苦。此時臥雲坐船彈琴而來,受到驚嚇的染飛煙責問為何臥雲要陰魂不散地跟蹤她?臥雲則說在染飛煙內心深處有一片揮之不去的陰影,正當臥雲想仔細觀察染飛煙雙手沾染何物時。忍無可忍的染飛煙喝聲阻止,並威脅臥雲別再跟著她,否則下場會很難看,隨即走離。

 

31

不過臥雲仍然持續暗中跟隨著染飛煙,卻在途中遇上血眼沙陀攔路阻殺。血眼沙陀出拳發掌又快又猛。臥雲也非弱者,身形轉移,行雲流水一般。

 

血眼沙陀:再接我一掌。

 

[臥雲幻化身形避過攻勢。飄在暗處觀視]

 

血眼沙陀:你沒中傷?

 

臥雲:沒有啊,你忘記了在下名叫“臥雲”。

 

血眼沙陀:臥雲又如何,呀呀呀!!!

 

重拳猶如急雨打殘花,臥雲先生輕飄飄,卻似清風拂雲朵。

 

[血眼沙陀直喘氣,臥雲在其背後偷笑]

 

臥雲:你很累了,休息一下吧。

 

血眼沙陀:說什麼,今天沒打死你,我就不休息,赤煉鎖金手!

 

臥雲:赤煉鎖金手,哎呀!我完了完了,這是不解之招呐,此招一出,其熱無比,無人能擋,梅郎、院公都是被這招打得全身融化、死無全屍。

 

血眼沙陀:嘿。

 

臥雲:天啊,真的是赤煉鎖金手,啊!吾大限到矣。

 

血眼沙陀:哈,你現在知道已經太遲了,呀。

 

赤煉鎖金手當面擊出,只見一道氣影一閃而過。

 

血眼沙陀:啊。[自己的手黏在頭頂掙脫不得]

 

飄:師尊。

 

臥雲:為什麼要這麼想不開呢,就算打不死在下,也不必自尋短見嘛。

 

血眼沙陀:師父。[向臥雲跪下]師父,我本來以為練成焚如要術的功夫就是天下無敵,今日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真正的高手能人是你不是我,你救我一命,我叫你師父吧。

 

臥雲:哎呀,被赤煉鎖金手打中,真的是沒醫呀,當初連天下名醫晏定邦也不能治,甚至素還真、一頁書、葉小釵等等的名人高賢也都束手無策,我臥雲名不見經傳,哪有辦法。

 

血眼沙陀:師父,不要遺棄我,你一定要救我,救我..救我。

 

臥雲:起來起來,這樣不好看。

 

[飄搖頭走離]

 

血眼沙陀:你答應要救我。

 

臥雲:先把手放下來,才好說話嘛。

 

血眼沙陀:可是,赤煉鎖金手黏在我的頭頂上。

 

臥雲:輕輕的放下來。[將血眼沙陀的手放下]啊哈!真的很嚴重。

 

血眼沙陀:師父。

 

臥雲:耶,要醫也不急在這一時,我先問你,你我是頭一次見面,為什麼要取我的命?

 

血眼沙陀:說來話長,我與仇家對決受了重傷,有人救我,條件就是殺你臥雲,報答恩情。

 

臥雲:聽起來你本性不差,知恩圖報。

 

血眼沙陀:血眼沙陀做人有原則。

 

臥雲:但是你這件事情很複雜,萬一我救活你,然後也叫你要報答,去殺掉那個救過你的人,那你這是在報恩還是忘恩?

 

血眼沙陀:這這這...

 

臥雲:如果哪一天你又欠人恩情,說不定又要來殺我,這樣惡性循環,你一輩子都生活在別人的陰影之下,哎呀!我看你不如死了算了。

 

血眼沙陀:不要不要,師父,我很怕死,以前我被包成人乾,渡過數十年半生半死的日子,那時候我很怕我活不過來,現在我活了,我一定要繼續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你一定要救我、要救我。

 

臥雲:看你生存的意念這麼堅強,好吧,這粒藥丹你先服之。

 

血眼沙陀:多謝、多謝。[吞下藥丹]

 

 

臥雲:感覺怎樣?

 

血眼沙陀:嗯...熱!一股熱氣由體內一直逼出來,啊!我好熱,啊...我渾身火熱,啊..我快要熔化了,啊..我會死、我會死嗎?

 

臥雲:不要驚慌,靜神納氣,等一下就沒事了。

 

血眼沙陀:真的嗎?

 

臥雲:你先在此地調息,等完全康復就到雲眉棧找我,我有事先離開了。

 

血眼沙陀:中了赤煉鎖金手,我真的會活?

 

臥雲:沒問題。[離開]

 

──────────────────

 

(之後臥雲在武林四處尋找染飛煙的身影,但皆尋不得其蹤,最後臥雲只好暫回雲眉棧。)

 

臥雲回到雲眉棧,秦假仙與龍虯髯等人已在現場,而血眼沙陀一見臥雲便喚其師父,自然被臥雲制止。眾人閒談一陣後,秦假仙進入正題,表示業途靈被聖法抓去,聖法言要求素還真現身,若辦不到業途靈將失去性命,因此秦假仙希望臥雲能夠協助處理,臥雲允諾後便離開雲眉棧。

 

靜待下回

 

 

編後語:

本回算是臥雲大顯身手的一回

不僅戲弄染飛煙

就連血眼沙陀在其交手下也破格的十分嚴重

而當時令人聞風喪膽的赤煉鎖金手

在臥雲眼中也跟放屁一樣

由此可見編劇捧人的技巧未免過於粗糙

 

 

 

 

 

創作者介紹

一步推理無盡期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