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接著臥雲找上葉小釵欲取背上刀劍,一旁的業途靈趕緊上前阻止,只見臥雲衣袖一翻,業途靈瞬間被送離現場。葉小釵眼見來者不凡,開始警戒。臥雲則言兩人無怨無仇,決定來場君子之爭,點到為止。只見葉小釵手握劍柄,突然一片樹葉落下,落葉無心,正是觸發的信號。臥雲搶先出手,衝過葉小釵周身取走了刀劍,隨即化光消失,並傳聲告知葉小釵,會暫時保管此副刀劍,等到時機成熟,自然會物歸原主,要葉小釵善加利用身旁的神兵利器。

 

臥雲將得到的刀劍帶回雲眉棧,並稍微戲弄了秦假仙一下,並言要救素還真,這是最直接的方式。秦假仙則說素還真最尊敬的一頁書現在有危機,是否該去幫他?臥雲婉拒,表示一頁書目前安然無事,況且時機未到他若貿然離開雲眉棧,必定會招來以往的仇家。秦假仙對此抱持懷疑態度,臥雲道武林局勢盡在他的預知當中,卻也懷疑秦假仙有資格與他一談嗎?被此話激到的秦假仙,開始對臥雲說起最近的武林事。

 

23

秦假仙將武林大事道盡後,表示正道現在需要的是一位能夠付出實際行動的人,並希望臥雲能將據點改成琉璃仙境。臥雲卻言初次現身就在琉璃仙境,太容易使人聯想而婉拒。接著臥雲表示武林中有一個藏有素還真秘密的地方,邀請秦假仙一同前往。

 

臥雲帶秦假仙前往印心洞,途中在地上見到兩具風中行者的屍身。之後兩人來到印心洞外,臥雲向守門者「冷封塵」尋問是否可進印心洞,冷封塵說他非守洞之人,出入自便。於是臥雲與秦假仙便進入印心洞,兩人走到養劍樹前,臥雲便開始向秦假仙說起素還真以其智慧來交換樹上的刀劍以贈葉小釵,晏定邦亦以青春交換素還真的智慧一事。臥雲表示素還真與晏定邦二人都對自己做了最大的賭注,到最後都可能回歸生命的原點。此時臥雲指著養劍樹上的花朵便是象徵晏定邦的青春,而晏定邦手中的綠葉,每一片葉子皆代表素還真每一階段的智慧表徵。而臥雲之所以對秦假仙說出這些事的用意在於警告秦假仙不可對此洞有任何非分之想,以及此地很快將會變成武林的爭戰之處。秦假仙則詢問臥雲是否可用葉小釵的刀劍再換回素還真的智慧?臥雲回應要取消交易可能要付出額外利息,且此交易中還穿插晏定邦以青春交換智慧的另一筆交易,因此困難重重。秦假仙聽完後哀嘆若當初素還真不做交換就好了,對此臥雲則是語帶保留。交談完畢後,臥雲要秦假仙設法向晏定邦取回素還真的智慧之葉,且要秦假仙把印心洞外兩具屍體送去給風中行者,自己則要去解決素還真的問題。

 

(之後臥雲決定先將目標放在琴魔身上,雖然日後大計需要琴魔的相助,但臥雲也認為琴魔雖為魔界人士,但重情重義值得深交。因此臥雲以素還真的身分書寫一封信給天魔,藉以分化天魔與琴魔之間的信任。)

 

欲趕往赴約的琴魔來到相思林地界,忽然被一股幽幽怨怨的琴聲吸引了。琴魔循著琴聲進入竹林,只見臥雲於林中彈琴。

 

24

耳聞清雅優越的曲韻,琴魔手上以琴合奏。琴瑟合鳴,猶如天籟。一曲將近,但餘音仍回蕩山林,久久不止。琴魔對眼前之人的琴藝不自覺產生出強烈的好感了。風流倜儻的初行雁、孤高冷漠的琴魔,二人曲韻相和,流連忘返。晚風中,一雙默默相知的琴友,他們都忘了時間與空間,琴聲使他們陶醉、琴聲也使他們相惜。

 

25

相思林內,美妙的琴韻令人忘卻時間的流逝,兩人相知的心情跨越了境域的限制。此時琴魔終於想起臥虎崗的戰約,便以另有要事欲離開。臥雲則要琴魔日後若遇到不如意之事,可到雲眉棧找他。

 

──────────────────

 

臥雲回到雲眉棧不久,晏定邦來到。

 

臥雲:這位....夫人,駕臨雲眉棧有何要事嗎?

 

晏定邦:開門見山,我要你背上的刀劍。

 

臥雲:要這副刀劍,嗯,葉小釵年輕、血氣方剛,舞刀弄劍自是揮灑自如,但夫人的氣質高雅,要這種血腥的東西實在不相配。再說夫人的芳齡若玩起刀劍,一個不注意可能會閃到腰啊。

 

晏定邦:別跟我廢話,交還是不交?

 

臥雲:若是不交呢?

 

晏定邦:武力相見。

 

臥雲:唉呀,這..這該如何是好?若是我還手,世人會說我不知敬老尊賢;若是我不還手,你自己跌倒受傷,罪過還是在我身上,那我還是不要吃虧好了。

 

晏定邦:你...舞唇弄舌!看招。

 

臥雲:唉呀!夫人小心手、小心腳、小心腰、小心背後。

 

[晏定邦直喘氣]

 

臥雲:何必這麼辛苦呢,雲啊!看座。[招來一片雲朵]

 

晏定邦:不用。[一掌打散雲朵]

 

臥雲:耶!怒火傷肝,夫人怒不得呀。

 

晏定邦:多事。

 

臥雲:晏定邦,我瞭解你與素還真之間的過節,我也知道你派人去逼葉小釵出劍,你的目的也是要素還真的智慧,我可以幫你達成願望,但是這副刀劍是控制你們兩個各自的籌碼,這次拔劍以你的年紀,你有把握還有下一次的機會嗎?[手握劍柄]

 

晏定邦:好!你拔。

 

臥雲:你確定嗎?

 

晏定邦:沒錯。

 

臥雲:為何你如此堅持?

 

晏定邦:因為你就是素還真。

 

臥雲:哈!素還真躲進黑暗道,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又雲眉棧與黑暗道相去數百里,夫人,不妨在要我拔劍之前,你先前往黑暗道一探真假吧。

 

晏定邦:你與我同行。

 

臥雲:要我同行,夫人是擔憂數百里的路程會使你體力不支,要我隨時扶持一把嗎?

 

晏定邦:哼!我看是你不敢跟我去。

 

臥雲:既然你這麼說了,那臥雲只有捨命陪夫人了。

 

晏定邦:哼。

 

─────────────────────────

 

【路上】

[臥雲與晏定邦同行,此時乾坤三傑圍上]

 

乾坤一傑:站住!臥雲。

 

臥雲:哎呀!你們是...

 

乾坤一傑:哼!你已經違背當初的誓言再渡紅塵,今天乾坤三傑要取你的性命。

 

臥雲:乾坤三傑?很抱歉,可能是我仇家太多了,所以對你們我毫無印象。

 

乾坤一傑:可惡!殺、殺。

 

[乾坤三傑攻向臥雲]

 

臥雲:唉!事到如今,我只好寶劍出鞘。[手握劍柄]

 

晏定邦:住手。

 

乾坤一傑:喂!女人,你以為你是誰,敢喊住手?

 

晏定邦:天下第一人。

 

乾坤一傑:哈..笑死人,女流之輩敢自稱天下第一人,殺。

 

[三人攻向晏定邦,被晏定邦一掌擊中]

 

乾坤一傑:哎唷!好厲害,走、走。

 

[乾坤三傑逃離,晏定邦喘氣,臥雲拍手]

 

臥雲:真是老當益壯。

 

晏定邦:閉嘴。

 

[臥雲捂嘴偷笑]

 

說時遲、那時快,一條黑影好似疾風厲雷,劃過晏定邦的眼前。

 

晏定邦:啊...[面紗被吹落]

 

血眼沙陀:晏定邦,原來只是一個老女人,哼!將我兩名徒弟黥烈和莫幹邪交出來,就放你安享天年。

 

晏定邦:不可能。

 

臥雲:且慢,趁人之危非君子作風,臥雲在此,豈能作壁上觀,血眼沙陀,勸你速速離去,否則休怪我大開殺戒。[拍了拍背上刀劍]

 

晏定邦:用不上你,你安靜在一旁觀戰吧。

 

臥雲只好先在一旁觀戰。

 

靜待下回

 

 

編後語:

本回臥雲初展身手便將葉小釵的刀劍取走

而此刀劍日後也將為自己帶來許多麻煩

 

 

創作者介紹

一步推理無盡期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