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玉面聖尊出關]

 

瀟湘子: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千里,假令風歇時下來,猶能簸卻滄溟水。

 

玉天璣:嗯...不俗的氣勢。

 

風雪生:風雪生率眾戰將恭迎二宮主。

 

瀟湘子:冷面聖尊不用多禮,血道天宮眾宮員暫可退下。

 

風雪生:是!

 

眾宮員:是!

 

[風雪生帶眾人離開]

 

瀟湘子:哈哈..劣者隱居燈花台十二年,方出關便與三位天下能人相識而談,真是今生有幸,天不薄吾瀟湘子也。

 

素還真:宮主翩然現世,有如玉樹臨風、神采飄逸,不失為傾世之英,素某幸會。

 

瀟湘子:能得清香白蓮一席磨詞,吾心足矣,今日邀請諸位至敝宮,除了借此良機結識之外,也要對吾家大宮主山濤君過去在中原之行為,向各位致歉。

 

一頁書:宮主言重了,山濤君雖然行惡武林、違越天理,但被正道人士所誅,一旦無常萬事休,宮主何必掛懷呢?

 

瀟湘子:一頁書所言極是,瀟湘子現有一事請教,未知可否為吾解答?

 

一頁書:請說。

 

瀟湘子:十裡斷腸崖之戰,是你與海殤君兩人聯手誅殺了山濤君嗎?

 

一頁書:然也。

 

瀟湘子:很好,戰場之上各憑本事,山濤君計算周全還是難脫天數,死得毫不冤枉,但有一點吾必須言明,血道天宮向心力極強,吾方才雖為山濤君惡行向各位道歉,但並不表示日後吾不會為他報仇。

 

一頁書:這是當然。

 

素還真:兩位對談之中有了先禮後兵的語氣,無疑破壞今日和睦之氣氛,何況逝者已矣,何不就此甘休呢?

 

瀟湘子:吾並沒說一定會這樣做,只是要讓各位明白,山濤君行走中原除了其個人恩怨之外,也牽涉著血道天宮在武林的目標作為,如今他雖已喪命,但本宮所有行動並不因此而結束。

 

一頁書:血道天宮企圖指染中原的野心並無因斷腸崖一戰而放棄,可悲啊!

 

瀟湘子:一頁書所言差矣,人生在世各有所為,天下分裂紛爭至今亂象猶在,何謂正義天道,又何謂邪魔惡障,是非曲直全在人心,在座諸位有誰願意承認自己是惡徒、是邪魔呢?

 

玉天璣:寥寥數語,道盡了塵世萬象,玉面聖尊果然不俗。

 

瀟湘子:好說了,其實一頁書也無須不快,我曾經答應過海殤君要順應天意、得之蒼生,當然會照承諾而行,不過順天逆天還在最後成敗方能論定,任何的霸業皆是經由鬥爭產生,素還真,你說是嗎?

 

素還真:理論上是如此,但要看是何種形式的鬥爭,只要不殃及無辜的眾生,才算是正確的鬥爭。

 

一頁書:素還真,這就是你處世的態度嗎?

 

素還真:前輩你誤會了,素某的意思是....

 

一頁書:不用說了,吾不想在此地與你爭辯,瀟湘子,今日你的用意吾很清楚,若無要事吾先告辭了。[轉身欲走]

 

素還真:前輩——

 

瀟湘子:如此融洽場面,何苦憤然而去呢?

 

一頁書:話不投機半句多,請。[離開]

 

瀟湘子:唉!錯過今朝,焉知明日是友是敵呢?眼前美好的時光,又有何人懂得去珍惜呢?

 

玉天璣:此乃一頁書高傲淩人的作風。

 

瀟湘子:吾明白,只是感到遺憾,無法讓今日之會完滿無缺,瀟湘子有失東道之誼。

 

素還真:嗯!素某也想離開。

 

瀟湘子:耶..眾人相談甚歡,素還真何言離去呢?何況瀟湘子尚有一事要向你請教啊。

 

素還真:這..宮主請說吧。

 

瀟湘子:是有關無敵戰龍之事。

 

素還真、玉天璣:無敵戰龍?

 

瀟湘子:哈哈..二位元對這個話題好像都很有興趣,吾也相信在二位身上各有一項關鍵之物。

 

玉天璣:無敵戰龍之謎長久在中原流傳,吾一向隱匿東域偏遠之地,對此事雖有耳聞,卻是模糊不清、所知甚少,更談不上擁有關鍵之物啊。

 

瀟湘子:智慧之星謙虛了,不過這非是我們今日談論的重點,吾只想問素還真一個問題,無敵戰龍是否應該現世呢?

 

素還真:素某持反對立場。

 

瀟湘子:為什麼?

 

素還真:禍世之物、善惡難定,讓其現世、徒增變數。

 

瀟湘子:這是你肺腑之言嗎?

 

素還真:沒錯。

 

瀟湘子:眾人皆知九龍菩提經在你的身上,少了菩提經,無敵戰龍勢必無法完成,如果你真欲阻止戰龍現世,又何必長期保有菩提經,而不將它毀掉呢?這與你所說之言似乎前後矛盾。

 

素還真:毀掉菩提經並不表示就能毀掉經中塵界九龍的魂魄,對阻止無敵戰龍的製造並無太大的效果,反而將事情弄得愈加複雜。

 

瀟湘子:哈...

 

素還真:宮主因何而笑?

 

瀟湘子:事實會證明你素還真究竟是作何盤算,現在多言無益,免傷和氣。

 

玉天璣:宮主因何提起無敵戰龍之事呢?

 

瀟湘子:天下人談天下事,既是善惡難定,就不能在此時稱其為禍世之物,無敵戰龍必將現世,此乃天意。

 

素還真:素某會順應時勢行事,容吾告退。

 

瀟湘子:後會有期。

 

[素還真離開]

 

────────────────────

 

素還真回到琉璃仙境後,照世明燈便將天機湖劍君十二恨約戰葉小釵,過程中三教教祖加入戰局一事告訴素還真。素還真認為此事必為玉天璣的計謀,接著詢問照世明燈後續,照世明燈表示亂世間及時出現以菩薩印化解危機,但因出手過重不慎打死了夫子,卻也間接證實亂世間的真實身分為蔭屍人。照世明燈認為劍君十二恨與葉小釵之間的心結務必要設法解開,否則將是正道一大損失。之後照世明燈詢問素還真對於瀟湘子看法,素還真感覺瀟湘子日後必是難纏的勁敵。素還真則請照世明燈若有遇見青陽子,請他至琉璃仙境,他想與他討論無敵戰龍一事。照世明燈明白後便離開了琉璃仙境。不久骨董扶著身受重傷的雷公嬰來到,表示死前想見葉小釵最後一面,雷公嬰希望葉小釵能接掌雲路天宮,雖然葉小釵仍是不願,雷公嬰還是拿出一塊金牌交給葉小釵後,與骨董黯然離去。素還真觀其金牌得知此牌為「天外天」之物,認為雷公嬰的來歷不凡。之後葉小釵表示想去探視劍君十二恨,素還真應允後,葉小釵隨之離開。

 

素還真來到無天畹一訪「左命老」,尋求解開血經緯的方法。不過左命老卻是無能為力,得知此招是玉天璣所為後,左命老才想起玉天璣曾對他說過,在天象之中出現了九顆異常光芒的星宿,並說在三年之內會陸續出現武林,左命老希望素還真若有相關人選的資訊能通知他,他也會盡力找尋血經緯的解方,素還真答應後便就此告退。

 

素還真回到琉璃仙境後,夔神也隨之來到。夔神表示明日就是解開血經緯最後的期限,素還真明白事態緊急,便出發找尋破解之方,夔神則說會在翠環山下等待消息。

 

10

素還真來到雲渡山,告知原委後詢問一頁書是否聽過血經緯?一頁書不清楚卻也不解素還真為何要插手魔族之事?並言素還真放錯重點,表示葉小釵與金小開祖孫兩人命數相剋,除非其中一人遠離武林,否則祖孫相殺的劫厄遲早要發生。況且就算真能解開血經緯,玉天璣也未必會離開魔界。素還真只好要葉小釵多加留意,避免落入玉天璣的詭計,便離開雲渡山。 

 

素還真找上夔神,表示無法解開血經緯,要夔神照實回報玉天璣,夔神確認素還真無能為力後,便失望地離去。素還真表示要盡快破解血經緯,以免日後玉天璣利用此術危害武林。

 

琉璃仙境內,素還真忽感異樣。不久非常女來到告訴素還真,葉小釵似乎遭遇極大困擾,希望素還真能將葉小釵帶回,並將一把名劍「殺霧」交給素還真,請他交給葉小釵。因為擁有十方靈動以及血不沾的葉小釵彷彿失去一代劍客的風采。突然一名僧人跑來告知空劫半僧功的死訊,而照世明燈也來到說明聖龍口也同樣遭受襲擊,素還真認為佛道兩教接連受害便匆忙離開琉璃仙境。 

 

素還真來到世外書香,正巧遇上身受危機的百里抱信。玉天璣派來執行任務的「雪鴉」見狀後便離開。之後素還真安置好百里抱信後,又速往雲渡山而去。

 

素還真與照世明燈皆來到雲渡山說明三教受襲一事,認為此事極有可能是玉天璣所指使。為了防範魔界再犯,唯有找回三傳人回到三教鎮教。一頁書表示劍君十二恨方面由他處理、葉小釵則是交由素還真負責,至於已經退隱武林的亂世狂刀,則是委託照世明燈尋回。於是三人便各自離開執行任務。

 

素還真來到青雲塌找葉小釵,告知三教陸續遭到襲擊,因此希望素還真能到七彩雲天支援,葉小釵本要離開時,素還真詢問葉小釵身上的血不沾是從何而來?見到葉小釵的反應後,素還真便要葉小釵先前往七彩雲天。素還真方才觀察葉小釵的神情,認為如非常女所言,葉小釵確實精神不佳。但當葉小釵離開不久後,素還真卻深感不安,正要離開時卻被玉天璣攔阻。

 

靜待下回

 

 

編後語:

本回提到無敵戰龍一詞

從早期就曾提及的九龍菩提經

最終的目的即為無敵戰龍

可惜是雷聲大雨點小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