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素還真來到黑暗道外頭,卻立即遭到三教宗的攔殺。正當雙方激戰之際,大自然之氣有了變化,一股強力颶風吹襲而來,三教宗立即化光消失,素還真則是走避不及,被捲入黑暗道之內。

 

(素還真被帶入黑暗道後,本以為是照世明燈出手救援。沒想到出現在素還真眼前的卻是其徒「天道明燈陸慈心」。素還真表明來意後,陸慈心說明要解讀魔域之珠所記載的內容需要耗費兩個月的時間,眼下素還真也無其他辦法,也只能將魔域之珠交給陸慈心負責,隨後陸慈心便帶素還真出黑暗道。)

 

10

素還真方步出黑暗道,卻再度遭到黑心泣儒與藍顏悲道的圍殺。藍顏悲道要素還真交出魔域之珠,素還真表示魔域之珠不在他身上,並解釋已將魔珠交予黑暗道裡面的異人。黑心泣儒決定將素還真擒下並帶他們進入黑暗道,雙方於是發生衝突。突然一道光芒出現在黑暗道內,陸慈心表示魔珠在她身上,遂請黑心泣儒與藍顏悲道入黑暗道,並要兩人莫為難素還真,憑素還真在武林道上的人格、地位,絕不會信口雌黃。陸慈心要素還真先離開,此地由她處理即可,素還真便離開了黑暗道。

 

11

素還真欲回琉璃仙境,途中遇見數名僧侶,素還真見這群高僧個個道行高深,如果這些人是為救世、治世而來,將是蒼生之幸。此時卻見歡喜佛憂心忡忡走來,指出這群高僧是來自「七彩雲天聖佛巖」,聖佛巖為佛界最高學府,而一頁書連續開殺已觸犯了佛界規條,方才那群高僧就是要帶一頁書回七彩雲天審判。素還真提議由他代替一頁書到七彩雲天,向最高執權者理論,表示一頁書會開動殺戒,完全是為了拯救天下蒼生。歡喜佛則反駁被一頁書所殺的那些人也是天下蒼生,為何目的是拯救天下蒼生,卻又殺了天下蒼生,因此這種以暴制暴的觀念在聖佛巖完全行不通。素還真不知該如何是好,歡喜佛認為一頁書在雲渡山第三次開殺是中了陰謀,只要能澄清誤會,一頁書就能安然無事。素還真詢問陰謀者是誰?歡喜佛竟說是孤愁先生與慈海渡者其中之一,素還真認為不可能,歡喜佛仍堅持縮小範圍集中調查這二人就對了,並要素還真先到雲渡山通知一頁書暫時退避,等他找出陰謀者之後再出面,素還真便立即前往雲渡山。

 

素還真匆忙來到雲渡山,見一頁書正與陸慈心商談,便要一頁書快離開雲渡山,因為聖佛巖派出數十名高僧要擒一頁書。一頁書認為逃避不是辦法決定面對,不過素還真傳達歡喜佛的意思,要一頁書暫且躲避,等歡喜佛查出嫁禍的陰謀者之後,一頁書再出面。一頁書顯得有些猶豫,陸慈心詢問一頁書是否屬於聖佛巖?一頁書表示自己起家不是在七彩雲天,但曾到聖佛巖深造禪學三年。突然一陣佛氣呼嘯而來,素還真明白對方將到,便要陸慈心與一頁書先行離開,一頁書原本不願,但在素還真勸說下便與天道明燈離開雲渡山。之後七彩雲天高僧來到雲渡山欲找一頁書,見素還真遲疑不語,為首者手中禪杖用力頓地,刹時地動山搖,素還真元神被震飛數丈,回神之時,七彩雲天眾高僧已化光離開。素還真大驚,立即追去。

 

素還真追上陸慈心,得知一頁書安全離開後,感謝天道明燈的相助。天道明燈也表示助得了一時,助不了一世,要找出陰謀者才是治本之法。陸慈心離去後,素還真也回琉璃仙境等候歡喜佛的消息。

 

回到琉璃仙境的素還真,歡喜佛已在內等候多時,素還真告知一頁書已離開雲渡山去躲避,歡喜佛鬆了口氣,但也表示雖有人證可以證明歿神是陰謀者,卻無法讓歿神到聖佛巖認罪。素還真認為可帶人證到聖佛巖替一頁書洗清冤情,但歡喜佛說單方面的證詞難以使聖佛巖的人採信,由此可見與歿神之間的戰鬥無法避免。此時「龍喉喊」身受重傷來到,要歡喜佛快救一頁書,因為一頁書已被擒到七彩雲天了。龍喉喊說完後便轉身離開琉璃仙境。素還真詢問歡喜佛此人之言可否相信?歡喜佛表示絕對可信,因為龍喉喊是被佛門神功所傷。素還真聽聞後大驚,打算前往聖佛巖救一頁書,但歡喜佛卻說已來不及,因為一頁書此時已經在聆聽宣判。

 

素還真則問一頁書尚有多少時間行刑?歡喜佛回答運氣好的話還有三天,運氣差的話就是當場處斬。

 

素還真認為事態緊急需前往七彩雲天求情,歡喜佛認為不妥,先讓去捉歿神,如果今夜子時他尚未回來,就表示已死在歿神手中。屆時素還真再前往七彩雲天道出一切向聖佛巖求情。歡喜佛離開後,素還真卻因等不下去,決定獨自前往七彩雲天。

 

素還真來到七彩雲天,遭到眾高僧攔截。

 

老僧:阿彌陀佛,七彩雲天乃佛門禁地,不是佛家人不能進入,施主請回吧。

 

素還真:在下素還真,想見聖佛岩最高主持。

 

老僧:三聖佛正在處理重要事情,不能見客。

 

素還真:是不是一頁書之事?

 

老僧:正是,一頁書被判火斬,日落之前執行。

 

素還真:讓我過去、讓我過去,一頁書是無辜的,你們不可殺錯人呀![欲衝入被攔住]

 

老僧:施主,若再胡鬧,休怪出家人武力。

 

素還真:我一定要見到主持!

 

老僧:佈陣。

 

緊張緊張緊張,素還真能突破陣局解救一頁書嗎?

 

靜待下回

 

 

編後語:

本回劇情再度急轉直下

由佛教組織聖佛巖出面審判一頁書

此段看似合理,實則莫名其妙

更荒謬的是

同樣的橋段在很久很久以後

竟還陸續上演

只能說編劇所能用的梗也已到山窮水盡了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