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之所以會想買本作來閱讀,乃因書評提到在本作中的每個章節皆很出色外,而且本作所出現的前幾章皆會在最後一章作個「收束」。而之所以會寫這篇文章,當然也和本作的最後一章有關。因為本人閱讀本作的狀況是斷斷續續的,所以導致讀到最後一章時根本摸不著頭緒,完全搞不清楚前幾章的角色關係,因此看完本作後本人便興起了寫這篇文章的動機,除了整理給自己看的外,順便讓讀過本作的讀者重溫一下也不錯。(不過礙於工作,從動筆到完成,過程竟花了兩個月才寫完…唉~)

(當然,本文是篇爆雷文,沒看過本作的讀者切勿閱讀本文。)


第一因 解體迅速

起始
故事開頭從邊見佑輔拜訪匠千曉,兩人從一篇分屍報導中試著推理出事件真相…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松浦康江:第一起事件遭分屍的死者
松浦理惠:松浦康江的女兒
松浦雄一:松浦康江的兒子
村上恭一:松浦康江的前夫

植田隼人:無業遊民,正追求松浦康江中

土居淑子:第二起事件中,僥倖逃過一劫的女性
坪井純也:土居淑子交往的對象,在第二起事件中不幸遇害

事件原由:
第一起事件發生於松浦理惠、松浦雄一兩人接連放學回家發現母親松浦康江慘遭分屍,屍體不但被脫得一絲不掛,還被切成頭部、身體、雙手、雙腳等六個部份。直接殺害方式為絞殺,兇手先以鈍器毆打死者後腦,接著才作勒死的動作,殺死被害者後,兇手才進行分屍。警方後來發現,松浦康江被分屍前,雙手及雙腳抱著自家柱子,手腕與腳踝則銬著玩具手銬,死者在此姿勢被砍斷了一雙手腳,身體倚著柱子,頭顱則掉在身後。死著的臉部及手臂上有被拖移過的擦傷,現場留有案發當時死者身穿的套裝,上頭沾滿了泥巴。因此警方推測凶殺現場並非在松浦家,而是在戶外。至於分屍現場則是在松浦家的和室無誤。

第二起事件發生於一周後,土居淑子的雙親返家後發現了全身赤裸且不省人事的女兒,發現土居淑子的狀態和前一起事件的松浦康江如出一轍,後腦被毆、頭部負傷。只不過兇手似乎相當慌張,土居淑子並未遭到分屍。主要原因在於土居淑子身旁還躺著一具男屍,這具男屍為土居淑子的男友坪井純也,腹部被菜刀刺穿身亡。

警方研判兩起事件的兇手應為同一人,除了手法類似外,最主要的原因是附著在坪井純也屍體上的頭髮竟是松浦康江身上的毛髮,警方推測應是兇手持菜刀衝撞之際不小心轉移至坪井純也身上。警方試著模擬第二起事件的原貌,兇手來到土居淑子家中,企圖以第一起事件的手法對土居淑子進行分屍,殊不料土居淑子的男友竟在此時闖入,兇手亂了分寸,刺殺坪井純也滅口後,誤以為土居淑子已死便匆匆離開。

後來警方向逃過一劫的土居淑子詢問犯人的面貌,警方再從松浦康江的週遭人士,追查出一名可疑男子植田隼人。不過植田隼人矢口否認殺人,並表示完全不認識土居淑子。但因植田隼人曾於第一起命案當日曾從松浦康江家走出,雖然植田隼人強調自己到場時,松浦康江已經身亡,但警方仍以最高嫌疑人的身分將其逮捕。

線索一:
土居淑子和坪井純也認識的過程,乃因土居淑子不小心開車撞到騎著腳踏車的坪井純也兩人因而結緣

線索二:
另一篇報導,有個年輕人開車不小心撞到老婦人,年輕人下車察看發現老婦人還有一口氣,便再度發動車子,將老婦人輾死。年輕人的理由在於之前也曾開車撞傷人過,但當時為了賠償問題及人際關係導致身心失調。原本狀況已經有所好轉,沒想到又發生車禍,為避免惡性循環,年輕人才出此下策。

事件真相:
匠千曉從中推理出兇手為土居淑子,土居淑子最主要的目的在於殺害坪井純也,為了達成將自己偽裝成被害者並順利殺害坪井純也兩個目的,土居淑子才會對松浦康江進行分屍,土居淑子刻意將現場狀況和第一起事件相似,藉以製造兇手另有其人的假象。而土居淑子殺害松浦康江的動機,匠千曉推測應是土居淑子開車不小心撞到松浦康江,土居淑子原本打算將受傷的松浦康江送往醫院,但一想到後續的賠償問題及善後工作,土居淑子頓時有了另一個念頭。匠千曉進而推測土居淑子和坪井純也認識的過程,應是坪井純也強迫土居淑子與他交往,此事也導致土居淑子有了陰影,如今土居淑子又發生車禍,因此土居淑子決心殺掉松浦康江,並且連坪井純也也一併殺了。

 


 


第二因 解體信條

起始
在女子高校擔任導師的邊見佑輔,班上的雙胞胎學生麻紀子與亞紀子向邊見佑輔訴說兩人最近所遇到的煩惱…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小菅麻紀子:雙胞胎姐姐
小菅亞紀子:雙胞胎妹妹

川村正樹:麻紀子的男友
川村美穗:川村正樹的姐姐
川村昌宏:川村正樹的父親
川村笑子:川村正樹的母親

花田晃:川村美穗的男友
花田憲江:花田晃的母親


事件原由:
雙胞胎姐妹之一的麻紀子,男友川村正樹的姐姐川村美穗與在其大學教油畫的講師花田晃陷入熱戀。兩人有意結婚,原本雙方家長也都很贊同,但當花田晃的母親花田憲江得知川村美穗的母親是川村笑子時便極力反對,原來花田憲江與川村笑子年輕時曾共搶一名男性,此人正是川村笑子的丈夫川村昌宏。川村美穗與花田晃之間的婚事頓時陷入了困境。

就在此敏感的時刻,花田憲江竟遭到殺害,而且死因不單純。主因雖是氫氰酸中毒身亡,但屍體卻遭到分屍。頭和身體,每隻手臂各分成兩塊,腿也各分成兩塊,但手腳趾頭卻是每根都被切下,共分解成三十四塊。

雖然川村美穗、花田晃皆有動機犯案,但警方卻認為川村正樹涉嫌重大。也因如此,身為女友的麻紀子才會夥同亞紀子找上邊見佑輔商量。


線索一:
畫油畫時,有時會使用到氰化鈉。

線索二:
川村正樹的個性迷糊又遲鈍,聽說是遺傳自母親。

 

事件真相:
邊見佑輔推理出犯人為川村笑子,但僅止限於分屍所為。邊見佑輔認為原本應是花田憲江企圖使用氰化鈉來殺害川村笑子,並將川村笑子偽裝成自殺的狀態,因此花田憲江便要川村笑子寫下字據,並將之偽造成川村笑子自殺的遺書。但百密一疏的是,個性迷糊的川村笑子竟把花田憲江暗中下了氰化鈉的飲料弄錯,導致花田憲江誤喝了掺有氰化鈉的飲料當場中毒身亡。不過花田憲江死後手裡卻緊握著川村笑子剛才寫好的字據,川村笑子因無法從花田憲江的手中取出字據又深怕警方懷疑上她,因此只好用電鋸切斷屍體手指取出字據,但花田憲江的屍體若是在這情況被發現也不利於她,因此川村笑子才決定將其分屍。

 

 



第三因 解體升降


起始
刑警平塚總一郎來到醫院求助於正在休養的警部中越正一,只因平塚總一郎碰上一起棘手的密室分屍案件…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飯田賴子:本次事件的受害者
森和宏:縣議員,為飯田賴子的情夫

武田夫婦:命案現場的目擊者

尾崎榮一:住在死者隔壁,是名大學生
橫田:尾崎榮一的朋友


事件原由:
命案發生於三月一日星期天晚上九點,武田夫婦回到公寓,丈夫按下電梯鈕,電梯從最上層的八樓降了下來,但沒想到電梯裡頭竟有具屍體,而且那具屍體不僅全身被脫光、就連頭部以及左手腳都被切斷。之後警方在公寓八樓和七樓之間的樓梯平台上發現應是同一具屍體的頭部、左手及左腳,關於被害者的身分在同一棟住戶尾崎榮一的指認下確定是飯田賴子。但弔詭的是關於尾崎榮一和其朋友橫田的証言,因為兩人提到在三月一日星期天晚上八點多回到公寓,兩人曾在八樓與飯田賴子擦身而過。如果兩人的証言屬實,那就會變成飯田賴子從八樓搭電梯到一樓的這十六秒間,竟慘遭分屍的不可思議現象。

警方在驗屍後,發現飯田賴子的死亡時間應是二月二十九晚上九點到三月一日星期天早上九點之間。且飯田賴子的死因為腦挫傷,凶器應是在其房內的兩台大台的錄放影機其中之一。

警方目前是朝包養飯田賴子的縣議員森和宏為最高嫌疑人偵辦,而且警方也查到二月二十九晚上十點左右死者飯田賴子曾在一家酒吧與森和宏爭吵。


線索一:
某間醫院曾發生護士盜賣安眠藥的不法事件

線索二:
尾崎榮一住處星期天晚上曾遭小偷,小偷不僅偷了錢包、存簿,就連尾崎榮一珍藏的成人錄影帶也被洗劫一空。原本警方向橫田詢問是二十卷左右,但經尾崎榮一本人證實是三十卷。且尾崎榮一住處有兩台一大一小的錄放影機。

線索三:
在命案現場附近的一間便利商店曾發生一件怪事。星期六傍晚四點左右,有位男客人買了十卷一百二十分鐘的錄影帶。雖然買了但那名男客人卻先將錄影帶寄放在店裡。到了晚上接近半夜十二點,那位男客人來到電影詢問可否把大帶換成小帶的錄影帶,但因店裡小帶的庫存不足,男客人又接著問有無賣放影機,皆獲得否定的答案後,男客人便要求退錢。可是到了凌晨一點,店員早已將店門關了,沒想到那位男客人竟又跑到便利商店敲門,表示又想買那十卷一百二十分鐘的錄影帶。店員覺得此人實在可疑決定不予回應。男客人最後死了心,只好悻然離去。


事件真相:
警部中越正一推斷犯人應為橫田。橫田最主要的目的應是尾崎榮一所珍藏的成人錄影帶,二月二十九日當天尾崎榮一邀請橫田喝酒,但橫田卻發現尾崎榮一沒察覺今年是閏年,遂將二月二十九日誤以為是三月一日。這讓橫田有了可趁之機,因此橫田便先在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十卷錄影帶,當然要先寄放在店裡。橫田與尾崎榮一在居酒屋喝完酒後,晚上八點多一同回到尾崎榮一住處,正巧與飯田賴子擦身而過。之後橫田進到尾崎榮一房內並才深覺失算,因為帶子竟有二十卷!?這代表橫田得花二十小時才能拷貝完,再加上尾崎榮一房內的錄影影機並非都是大帶用的,而是一大一小。後來直到晚上十一點後橫田才終於找到機會讓尾崎榮一睡著,至於安眠藥的出處橫田應是從某間醫院護士盜賣安眠藥的管道取得。

橫田連忙來到便利商店要求將事先買下的大帶換成小帶,但因店裡沒有庫存再加上店裡也沒賣大帶放影機,橫田只好作罷。當橫田回到尾崎榮一住處時,發現喝得爛醉的飯田賴子倒在隔壁門前。橫田靈機一動,認為飯田賴子房裡應該會有大帶用的錄放影機。橫田假意扶起飯田賴子,卻趁機搶走鑰匙,闖入飯田賴子房內的橫田,發現房內果然有兩台大帶用的錄放影機。於是橫田拿走一台準備回尾崎榮一住處時,此時飯田賴子突然酒醒過來,和橫田發生拉扯,橫田情急之下以錄放影機敲擊飯田賴子,錄放影機因而損壞,沒察覺飯田賴子死了的橫田,趕緊拿走另外一台搬到尾崎房內。

此時橫田又連忙跑到便利商店,可是店已經關了,橫田心急敲門表示又想買那十卷一百二十分鐘的錄影帶。不過因為沒人回應,橫田只好死心地離開。此時橫田又突然想到飯田賴子房內應該也有錄影帶,於是橫田又到飯田賴子房內偷走錄影帶,可是橫田原以為尾崎榮一珍藏的成人錄影帶只有二十卷,沒想到竟是三十卷!?最後橫田使出最終手段,決定將三十卷錄影帶一併偷走。不過假如直接偷走,尾崎醒來一定會懷疑橫田頭上,因此橫田決定製造自己的『不在場証明』,以達到自己絕對無法偷走尾崎收藏品的狀況。

於是橫田把偷來的錄影帶搬回自己家裡,又回到飯田賴子房裡將其分屍,以方便將屍體搬到電梯中。接著橫田等到三月一日晚上才將身體部分放進電梯,頭部與左手腳則放到樓梯間。對橫田而言,他所需要的只是讓電梯或樓梯間的屍塊被發現,進而讓警方在三月一日到三月二日早上之間封鎖公寓,藉以製造並讓尾崎榮一認為自己絕不可能偷走錄影帶並離開公寓的『不在場証明』。

因此尾崎榮一向警方表示在三月一日星期天晚上八點回到公寓,曾在八樓與飯田賴子擦身而過這件事,純粹是尾崎榮一記錯日子再加上武田夫婦發現屍體的時間過於接近,才造成這十六秒的分屍奇案發生。


 

第四因 解體讓渡

起始
邊見佑輔與相親對象藤岡佳子會面,鄰桌的男子正在討論著上週六發生於市內的殺人分屍案。此時藤岡佳子告訴邊見佑輔最近所看見的一樁奇事…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鹿島:本次事件的受害者
真田:鹿島的男友
穗積:花心男真田的女友之一

女保險推銷員

事件原由:

事件一:
名叫真田的男子疑似殺害半同居的女友鹿島,並在自己家中的浴室將其分屍,真田將屍體剁得零碎分裝於數個垃圾袋中,並於傍晚丟棄於公寓的垃圾集中處,由於當天並非垃圾回收日,因此真田被女保險推銷員攔下告誡,兩人發生口角爭執,女保險推銷員一下之下狀告管理員,並在垃圾袋中發現了分散的屍塊。

女保險推銷員報警後,警方立即逮捕了真田,不過真田否認犯案,並主張是一名叫穗積的女子所為。原來真田同時與被殺的鹿島和穗積交往,真田主張是穗積殺了鹿島並嫁禍於他。女保險推銷員的證詞補強了真田的說詞,因為女保險推銷員曾在當天上午到真田家推銷,但當時真田不在,是鹿島應門。此時有個疑似是穗積的女子準備與鹿島理論,不過穗積看女保險推銷員在場便打消念頭離去。

原本警方一度轉而懷疑穗積,不過當天穗積離開真田家後,不小心踩空公寓樓梯跌了下來,在附近的住戶通報之下,被送往醫院,穗積的右腳骨折需三個月才能痊癒,因此穗積擁有不在場証明。於是真田被當作真兇而逮捕。


事件二:
有位上了年紀的婦女到書局買了一百本色情雜誌,此事正巧被藤岡佳子看到。因此在相親當天將此事拿出來與邊見佑輔討論。


事件真相:
邊見佑輔認為婦女買一百本色情雜誌,是為了替某人製造大量垃圾,強制某人到垃圾集中處丟垃圾。邊見佑輔更將上週六發生於市內的殺人分屍案與婦女買一百本色情雜誌作結合,認為該名婦女便是女保險推銷員。

邊見佑輔試著模擬整個事件流程,女保險推銷員曾於上週六上午到真田家登門推銷,不過真田因工作不在家,由他的同居女友鹿島出來應門,此時穗積前來準備與鹿島理論,但穗積見女保險推銷員在場便打消念頭離去。穗積離開後,不知何故,女保險推銷員竟然殺了鹿島。邊見佑輔推測應是鹿島不滿女保險推銷員的強迫推銷而有了爭吵,才讓女保險推銷員失手殺了鹿島。原本女保險推銷員想一走了之,但想到自己的面貌被穗積瞧見,因此女保險推銷員轉念想讓同居人真田揹黑鍋。

於是女保險推銷員到書局買了一百本色情雜誌,隨後來到真田家中貼滿裸照,之後將鹿島分屍,並將屍塊分裝於數個垃圾袋中,又把剪完裸照後的雜誌殘骸蓋在屍塊上頭,女保險推銷員刻意將每個垃圾袋都裝個五分滿,讓人乍看之下瞧不見裡頭的屍塊。之後真田回家看到家中被人貼滿裸照,自然是趕緊處理,將撕下來的裸照堆進垃圾袋,真田並沒發現垃圾袋裝有屍塊。

真田準備將垃圾袋丟到垃圾集中處,暗中埋伏已久的女保險推銷員以目擊者的身分出面告誡,真田正中女保險推銷員下懷,兩人發生爭執,而屍塊也才因此被發現。

 


 

第五因 解體守護

起始
匠千曉在大學巧遇高瀨千帆,高瀨千帆藉請客之便,希望匠千曉幫她解開一個謎題…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小宮山一家

小宮山夫婦

小宮山由江:長女,國二生
小宮山沙貴:次女,小五生
小宮山典行:老么,幼稚園生

事件原由:
擔任小宮山由江家教的高瀨千帆,從小宮山由江口中聽聞小宮山一家最近所發生的一起懸疑事件。小宮山典行有個心愛的小熊娃娃,手臂不知被誰用裁縫剪刀切斷,小熊被丟在浴室和廁所的走廊上,旁邊還放著裁縫剪刀,發生此事時家裡只有小宮山典行和小宮山沙貴在家。除了此事,小宮山由江還發現她寶貴的一條手帕不見了,當時手帕是放在浴室裝換洗衣物的籃子裡。

過了幾天,小宮山由江當天沒有社團活動,所以提早回家,當時小宮山母親似乎去接小宮山典行,無人在家。但當小宮山由江走到客廳時,卻發現小熊坐在沙發上,而且斷掉的手臂上捲著小宮山由江不見的手帕,但更讓小宮山由江吃驚的是,手帕上有著紅褐色的污漬,就像是血跡一樣…

線索一:
高瀨千帆從小宮山媽媽那邊收到紅豆飯,高瀨千帆將其分給匠千曉分享。


事件真相:
匠千曉從高瀨千帆所請的紅豆飯推測,小宮山家近來應是發生某件值得慶祝的事情。匠千曉推測應是次女小宮山沙貴的初經來了,當時如果小宮山沙貴在廁所的話應該就會使用衛生紙,但偏偏小宮山沙貴人卻在浴室,由於月經突然來臨,讓小宮山沙貴亂了手腳,情急之下便從洗衣籃裡拿了一條手帕來用。之後小宮山沙貴發現那條手帕是姐姐的寶貝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愣在原地,當然如果小宮山媽媽再加一切就沒事,但偏偏當時只有弟弟小宮山典行在家。

小宮山典行雖然還小,但也一定知道二姐遇到麻煩,小宮山典行也知道大姐很寶貝那條手帕,小宮山典行怕二姐被大姐責任,情急之下就拿出裁縫剪刀將自己心愛的小熊娃娃的手臂剪斷。當時的小宮山典行認為只要讓大家以為手帕上的血,是小熊受傷才沾上的,如此一來二姐就不會被罵了。不過小宮山沙貴卻無法理解弟弟的行為,便趕在其他家人回來之前,將沾了血的手帕丟掉。

之後小宮山沙貴將月經、手帕以及小熊的事告知母親,小宮山媽媽理解小宮山典行的行為後,因此將被丟掉的手帕撿回來當成小熊的繃帶,並放在客廳沙發上,小宮山媽媽做好這些準備才去幼稚園去接小宮山典行,因為小宮山媽媽想讓小宮山典行知道他做的事並沒有白費。只是當天小宮山由江提早回家,由於當時小宮山由江還不知到緣由,所以才會大吃一驚。


 

第六因 解體出處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匠千曉

澤田直子:匠千曉的阿姨
澤田香里:澤田直子的女兒

若木徹:澤田香里的交往對象

佐佐岡伸幸:澤田直子的前夫
佐佐岡多惠:佐佐岡伸幸的姐姐

平塚總一郎:刑警
中越正一:警部

事件原由:
匠千曉受阿姨澤田直子所託要處理一件麻煩事。澤田直子希望匠千曉能阻止其女澤田香里與交往對象若木徹結婚,原因在於若木徹是個周旋於澤田母女的大色魔。因此澤田直子將若木徹的住址告知匠千曉,希望匠千曉能說服若木徹放棄澤田香里。不過其實在這場對談以及匠千曉回到家後,這段期間匠千曉一直覺得有人在背後監視著他。

匠千曉並沒有將澤田直子的委託放在心上,反而出去喝酒直到半夜十二點才回家。不過匠千曉卻在門口發現一張紙條,紙條上寫著若木徹的住址。酒精作祟的匠千曉決定前往一看究竟,來到若木徹住處的匠千曉正猶豫要不要進門時,沒想到若木徹住處的房門卻在此時打開,一位戴著棒球帽、墨鏡、白口罩的可疑人物抱著一個宅配用的紙箱,放進停在路旁的黑頭轎車後座。該名可疑人物重覆相同的動作,共放進了六個紙箱後才開車離去。匠千曉走到若木徹住處,發現門沒關於是進到屋子裡頭,一進到裡頭並沒有見到若木徹的人影,反而屋子四處皆有血跡四散,尤其以浴室為最,浴缸旁邊還放著小型電鋸。匠千曉察覺事態不妙,趕緊報警。警方到來後,匠千曉將前因後果告知刑警平塚總一郎以及應是平塚總一郎的上司知道。匠千曉將澤田直子與澤田香里的聯絡方式告知警方後,便先行回去了

之後幾天匠千曉都關在家裡,足不出戶,直到刑警平塚總一郎的到來。在平塚總一郎的告知下,才得知若木徹的屍體被警方發現,不過屍體卻被切成多塊,先是頭部,接著是左右手,兩臂的部份被切成多塊,然後是胸部、腹部、左右腳接被分成三塊,共計六箱。這些箱子分別被丟棄在河邊、柏青哥店停車場、公園及垃圾場等半徑五公里以內的地點。警方推定若木徹的死亡時間為上週六晚上九點到上週日上午九點之間,警方認為兇手應是澤田直子,決定性的證據便是留在現場的電鋸上留有澤田直子的指紋,雖然嫌犯澤田直子已跳樓身亡,不過手裡還握著若木徹被切下來的命根子。匠千曉一時之間難以接受這個答案,認為澤田直子有無被殺的可能性?比方說前夫所為…不過平塚總一郎卻說澤田直子的前夫佐佐岡伸幸早在上星期六晚上十點左右心臟病身亡。因此排除眾多人選後,警方仍是以澤田直子為犯人偵辦的主要方向。

線索一:
澤田直子的前夫佐佐岡伸幸半身不遂,由其姊佐佐岡多惠照顧。

 

事件真相:
匠千曉越思越不對,認為犯人應另有其人,最後匠千曉找上刑警平塚總一郎告知其推理。匠千曉推測兇手之所以分屍並將屍塊裝成六個箱子從若木徹住處運出,其主要理由便是要讓大家誤以為兇案現場是在若木徹住處發生的,因此兇手才以字條吸引匠千曉過去若木徹住處以作為目擊證人。兇手早在別處將若木徹分屍,並丟棄在到各個地點。隨後凶手將若木徹的兩條手臂帶到其住處將其細切成數塊,若木徹住處的血跡便是由此而成,至於兇手所運出的六個箱子應只有一箱裝有屍塊,剩下五箱應該都是空,純粹是要造成凶案是在若木徹住處發生的誤判而已。

至於兇手之所以能以字條吸引匠千曉過去現場,匠千曉認為應是兇手聽到上週六匠千曉與澤田直子的談話。匠千曉進而推斷此人應是澤田直子的前夫佐佐岡伸幸的姐姐佐佐岡多惠,佐佐岡多惠得知澤田香里交往對象若木徹是個亂七八糟的男人後,便回家告知佐佐岡伸幸此事。由於澤田香里仍是佐佐岡伸幸的親生女兒,因此佐佐岡伸幸決定和若木徹一談,由於佐佐岡多惠也有聽到若木徹的住處地址,佐佐岡多惠因而請若木徹前來佐佐岡談判,不過談判過程中,佐佐岡伸幸卻不小心失手殺了若木徹,佐佐岡伸幸見狀也因為打擊過大造成心臟負擔而身亡。

佐佐岡多惠眼見如此,認為罪魁禍首澤田直子應該為此付出代價。於是佐佐岡多惠約澤田直子出來,以某種方式脅迫讓她寫下字條並握住電鋸留下指紋。隨後再將若木徹的屍體分屍,接著佐佐岡多惠以字條引匠千曉出門,等確定匠千曉到了若木徹住處後,再刻意將空箱放到澤田直子的車上,佐佐岡多惠開車離去後,把真的裝有屍塊的地方四處丟棄,最後才把澤田直子推下樓,並讓澤田直子的手中握住若木徹的命根子,藉以塑造澤田直子分屍殺人隨後自殺的假象。


 

第七因 解體肖像

起始
故事從匠千曉打工的地方開始,當來訪的小菅雙胞胎姐妹看到店內的一張海報時,讓小菅雙胞胎姐妹想起了鎮上的所發生的怪事…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小菅麻紀子:雙胞胎姐姐
小菅亞紀子:雙胞胎妹妹

島岡萬里子:「天際視野」宣傳海報的女模特兒

渡邊有里:曾和島岡萬里子就讀同一所高中,島岡萬里子視其為勁敵

兼松健夫:工科大學學生
兼松敦子:兼松健夫的母親


事件原由:
雙胞胎姐妹向匠千曉提到近來鎮上,只要貼有「天際視野」海報的地方,其海報上女模特兒的頭部皆被不明人士剪下。接著雙胞胎姐妹繼續提到關於此事件的前因後果,原來該名女模特兒的身分為島岡萬里子,是某建築公司老闆的女兒,因視同樣朝演藝圈發展的同學渡邊有里為勁敵,才慫恿其父幫她拍攝廣告,不料卻捲入這場風波,因為不管重貼幾次,重貼上的海報又會被人惡作劇,島岡萬里子在不堪其擾的情況下,只好請求父親將海報回收。

至於犯人的身分,雙胞胎姐妹亦有可疑人選。聽聞島岡萬里子曾數次在大學校慶時,以聯誼的名目騙取男大生的金錢,雖然金額不大,但此舉也引來某男大生兼松健夫的不滿。兼松健夫遂於島岡萬里子有了爭執,島岡萬里子當下竟然不肯認錯,甚至大叫謊稱兼松健夫是色狼,這時有一群高中生把島岡萬里的話當真,眾人於是開始圍毆兼松健夫,兼松健夫因而不幸慘亡。

因此雙胞胎姐妹猜想,或許對海報惡作劇的犯人也許是兼松健夫的母親,兼松敦子。


事件真相:
不過關於真相匠千曉卻有另一番見解,匠千曉認為對海報惡作劇的犯人就是島岡萬里子本人。目的就是為了不讓兼松健夫的母親兼松敦子發現自己的面容,更以惡作劇來達到回收海報的效果。


 

第八因 解體照應

第一幕 第一具胴體
(三月十日星期二)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水田顯枝-小學老師
水田康昭-顯枝之夫
唐岩修造-顯枝之父
唐岩孝子-顯枝之母,A市女市長

過程:
水田顯枝以斷首的方式亡於小學校舍,死者頭部不在現場。不過在刑警和部長警部詢問死者丈夫、雙親下,發現三人皆無可疑之處。

線索:
警部和部長刑警兩人談到之前發生的走私案,某位偽裝成柬埔寨來的難民,漂流到九州的某個地方,在被護送到收容所的途中集體脫逃,後來逮到其中一人加以調查後,發現假牙裡竟然埋著鑽石原石。而且那些集體逃脫的走私犯原本躲在A市。不過當警方抓到人時,鑽石已被處理掉了,聽說是交給以A市為地盤的『佐古田幫』份子,但當警方調查接頭的人羽鳥時,卻找不到關鍵的鑽石,羽鳥則稱鑽石被一個叫橫井的人偷走了,但當警方調查橫井時,也是遍尋不著鑽石。

 

第二幕 第一顆頭顱與第二具胴體
(三月十一日星期三)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栗山千秋-超市店員
栗山悟-千秋之夫
伊賀上千春-千秋之妹,主播
伊賀上巧-千秋之父
伊賀上祐子-千秋之母
橫井讓二-萬事包

過程:
栗山千秋同樣是以斷首的方式亡於工作地點附近的公園,屍體是被名叫橫井讓二的萬事包所發現,在警部和部長刑警的逼問下,橫井讓二承認有人委託他調查栗山千秋,但橫井讓二強調人絕對不是他殺的。雖然又有第二名被害者出現了,但讓警方更傷腦筋的是,栗山千秋屍體一旁竟放置著前一起命案水田顯枝的頭顱,而且頭顱上的頭髮被剪得亂七八糟,但最重要的是栗山千秋的頭顱卻是消失無蹤。

警方接著詢問死者丈夫、父母、以及死者妹妹,並無太多重要的線索,目前警方不排除是橫井讓二所為,部長刑警跟進一步推測橫井讓二的女友應是從事牙科的,橫井將偷來鑽石命令女友將鑽石藏在病人的假牙裡,不過因急需用錢,所以須將東西回收,但沒想到第一次的回收對象錯了,所以橫井讓二才又下了第二次手,並把真正的回收對象的頭顱給帶走。


第三幕 第二顆頭顱與第三具胴體
(三月十二日星期四)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村上美佐-A高中一年級生
松江裕次-美佐的學長
村上茂昌-美佐之父
村上京子-美佐的繼母
入來恆代-美佐的親生母親,有氧舞蹈教練
池一彥-恆代的同居人

過程:
村上美佐同樣是以斷首的方式亡於自家附近的空地,屍體一旁放著栗山千秋的頭顱,而頭顱上的頭髮同樣被剪的亂七八糟,關鍵的村上美佐頭顱一樣消失無蹤,這也代表部長刑警的推理完全錯誤。不過部長刑警此時又有了奇想,認為兇手真正想殺的應該只有村上美佐,而前兩起命案只是藉以強調這一連串的案子都是同一人所犯下的。

之後警部和部長刑警依序偵問死者的相關人士,但皆無太多重要線索,此時又緊接著發生第四起命案。

 


第四幕 第三顆頭顱與第四具胴體
(同為三月十二日星期四)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祖父江道子-主婦
祖父江佳人-道子之夫
祖父江智壽-道子之女 A大學學生,曾拍過廣告
橫井麻里-記者


過程:
祖父江道子同樣是以斷首的方式亡於自家附近的菜園,屍體一旁放著前一起命案村上美佐的頭顱,頭顱上的頭髮同樣被剪的亂七八糟,而關鍵的村上美佐頭顱仍然是消失無蹤。之後警部和部長刑警依序偵問死者的相關人士,但皆無太多重要線索,只發現命案的件數似乎有加速的傾向。

 

第五幕 第四顆頭顱與第五具胴體
(三月十三日星期五)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藁谷志保-女公關
藁谷節子-志保之母,鄉土料理研究家
羽鳥-佐古幫份子
宇都木-重考生

過程:
藁谷志保同樣是以斷首的方式亡於自家房裡,屍體一旁放著前一起命案祖父江道子的頭顱,頭顱上的頭髮同樣被剪的亂七八糟,而藁谷志保的頭顱仍然是消失無蹤。不過警部和部長刑警卻在死者房裡發現裝有鑽石原石的塑膠袋,詢問佐古幫份子羽鳥時證實是被橫井所偷之物。緊接著偵問死者母親藁谷節子,藁谷節子原本還以為女兒是自殺,因為藁谷志保夢想當明星,最近卻遭人詐騙錢財。之後從藁谷節子口中得知死者藁谷志保正與橫井交往。

接著一名自稱目擊到案發現場的重考生宇都木出面證實,宇都木表示曾在昨天深夜看到橫井與死者藁谷志保在爭吵,並且離去前手上還拿著一個塑膠袋。照此情況看來,橫井涉嫌重大,不過此時又緊接著發生第六起命案。


第六幕 第五顆頭顱與第六具胴體
(同為三月十三日星期五)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藤原綾-牙科助理
藤原芳江-綾之母,占卜師
四條-A市職員
橫井麻里-記者

過程:
藤原綾同樣是以斷首的方式亡於自家房裡,屍體一旁放著前一起命案藁谷志保的頭顱,頭顱上的頭髮同樣被剪的亂七八糟,而藤原綾的頭顱仍然是消失無蹤。不過警方卻在死者家中發現一張宛如字謎般的便條紙,紙上寫著「其在 石女 之頭這 孩實中」。此時一名自稱四條的A市職員聲稱他有目擊到案發現場,四條表示他曾看到一名疑似橫井的男子,提著一個塑膠袋進入死者家中,離去時又提著一個塑膠袋離開。四條更提到案發前曾接到一通莫名來電,提到死者正和一名名為橫井的男子交往,要他到死者的公寓外守著。由於四條愛慕著死者的關係才會照辦。

警方接著詢問死者母親,藤原芳江證實女兒正與一名名為橫井的男子交往,並提到女兒之所以一個人住,是為了和她唱反調,例如藤原芳江留了一頭長髮,死者便故意剪個超短的髮型。雖然沒有從死者母親口中問出太多的線索,但如此一來,更加重了橫井的嫌疑。而此時又發生了第七起命案。

 


第七幕 第六顆頭顱與第七具胴體
(同為三月十三日星期五)

事件相關人物關係:
殿岡櫻-服務生
岸潤子-櫻之姊,新聞主播
岸和義-潤子之夫
殿岡浩司-櫻之父
殿岡慶子-櫻之母
宇都木-重考生

 

過程:
殿岡櫻同樣是以斷首的方式亡於自家房裡,屍體一旁放著前一起命案藤原綾的頭顱,頭顱上的頭髮同樣被剪的亂七八糟,而殿岡櫻的頭顱仍然是消失無蹤。之後警部和部長刑警依序偵問死者的相關人士,但皆無太多重要線索。之後第五起命案的目擊者宇都木在此時出現,帶著案發當時的照片藉以提供線索給警方,警方從照片發現案發當時死者的確和橫田在爭執,不過卻也發現當時藁谷志保的頭發就已經是短髮了,此一疑點警方尚無法得出解釋。

就在此時,案情獲得重大進展,因為案件最大嫌疑犯橫井讓二終於被發現了,不過卻是命喪於A河的河床,死因是氫氰酸中毒。屍體一旁放有裝著殿岡櫻頭顱的塑膠袋。因此警方研判橫井讓二是畏罪自殺。


第八幕 最後的頭顱

事件真相:
先前一直被警部和部長刑警忽視的刑警,在某次酒會藉酒大顯神威。他認為橫田並非兇手,而是遭到真兇手利用的棋子而已,刑警更推理出這一連串兇手的真實身分為藁谷志保。而藁谷志保之所以會犯下這一連串的凶殺案的動機,刑警認為極度崇拜演藝圈的藁谷志保,因遭受欺騙所以心生報復心態,遂才犯下諸多殺人案,而所挑的人選皆是和藝能界有直接和間接的人物。

而藁谷志保之所以會採取斬首以及輪遞的方式進行,就是為了要讓警方誤導兇手是同一人且是以同一順序進行殺人案。刑警試著推理藁谷志保的行動。藁谷志保先殺了水田顯枝,並將其首級帶走,接著又殺了栗山千秋將水田顯枝的首級放置現場,再帶走栗山千秋的頭顱。接著在隔天殺了村上美佐,並將栗山千秋的首級放在現場,帶走了村上美佐的首級。接著再同一天殺害祖父江道子後,又將帶來的美佐頭顱留下,並帶走道子的頭。接下來是最為關鍵的部份,藁谷志保將祖父江道子的頭顱留在自己房裡,便出門又接連殺害藤原綾和殿岡櫻,並把她們兩人的頭顱互換。

接著藁谷志保將橫井讓二叫來自己房裡,藁谷志保騙橫井讓二說鑽石藏在自己的假牙裡,設法將橫井逼入衝動殺害自己的狀態下,且藁谷志保連目擊者也準備好了。一切果真如藁谷志保的盤算,橫井讓二殺害藁谷志保且將其首級拿走。橫井讓二將藁谷志保的首級帶到另一位當牙科助理的女友藤原綾住處,想拜託藤原綾將鑽石拿出。卻沒想到藤原綾已被殺了,此時橫井讓二讀了留在冰箱上的字條,橫井讓二因此誤以為鑽石在藤原綾的假牙裡,遂將藁谷志保的頭顱留在藤原綾的住處,並將藤原綾的頭顱帶走,但此時橫井讓二並不知道自己帶走的並不是藤原綾的頭顱,而是殿岡櫻的頭顱,而這也是藁谷志保之所以將所有頭顱的頭髮都剪得亂七八糟的緣故。誤將殿岡櫻的頭顱當成藤原綾頭顱的橫井讓二,藁谷志保事先將氫氰酸放入橫井讓二所抽的香煙裡,而橫井讓二便如藁谷志保所料,以代罪羔羊的方式身亡。

 


 

最終因 解體路線

本章將以解說的方式作說明,作者試圖將前面八話的人物關係在本話做出結合,可說是相當具有野心的作法。不過對斷斷續續讀完本作的我,看到最後一話時,可說是相當痛苦,因為本人早已把前面幾話的人物關係忘得一乾二淨了…也因此本人才立志要寫出本文來釐清各話之間的人物關係。


第一因 解體迅速
在本話中失去母親的松浦雄一,試圖向凶手土居淑子展開復仇。而後松浦雄一成為小白臉,並與土居淑子交往,暗中尋求復仇的機會。

第二因 解體信條
本話和最終因沒啥關聯,頂多是在本話中登場的小菅雙胞胎姐妹,會後第七因再度出現,間接形成些許的牽連。

第三因 解體升降
本話和最終因還是沒啥關係,頂多是在本話中擔任推理角色的中越正一,被松浦雄一假冒其身分,向匠千曉搭話。

第四因 解體讓渡
本話和第七因有絕對的相對關係。當初由邊見佑輔所推理的真相其實是完全錯誤的,下手殺害鹿島的並非女保險推銷員,而是兼松敦子,此人也是在第七因失去性命的兼松健夫的母親。兼松敦子為了向真兇島岡萬里子報仇,聽到島岡萬里子正和一名叫真田的男子交往,兼松敦子便前往其住處,卻發現是鹿島應門,兼松敦子誤以為鹿島便是島岡萬里子,於是便殺了鹿島。

而真田回到住處發現鹿島的屍體後,認為殺了鹿島的人應是自己的正牌女友島岡萬里子,真田為了包庇萬里子,便計畫嫁禍給另一位女友穗積。不過穗積案發當天卻因跌下樓梯,而有明確的不在場証明。

至於兼松敦子殺害鹿島後,便跑到書局買了一百本色情雜誌,並將色情照片貼在路口的海報上,藉以吸引眾人的注目。

(在本話中有位雖然沒出現但和最終因有直接關係的角色,那就是真田的妹妹真田奈津代,此角有多重要會在後面提到。)

第五因 解體守護
本話和最終因也是沒啥關係,頂多是匠千曉又登場了,而且邊見佑輔的名字也有被提及到。

第六因 解體出處
本話和最終因依然是沒啥關係,不過多虧匠千曉在本話間接認識了中越正一,也才能窺破松浦雄一的陰謀。

第七因 解體肖像
本話和第四因有絕對的因果關係,至於原因我已經在上述作說明了。

第八因 解體照應
在本話所出現的推理劇「輪遞殺人案」,其實乃是由松浦雄一所創作,目的則是在於對「某人」的暗示。

最終因 解體路線
在此來回顧整個事件的全貌,主謀松浦雄一假冒員警中越正一找上匠千曉,表示最近鎮上發生了兩起分屍命案。

案情如下:
犯人「真田奈津代(第四因真田的妹妹,正和松浦雄一交往)」殺了「穗積陽子(第四因倖存者)」和「土居淑子(第一因犯人)」後,卻將兩人的頭顱切下並對調,最後自殺。而松浦雄一想向匠千曉請教的便是,真田奈津代將兩位死者的頭顱切斷並且對調的理由何在?

線索一:土居淑子和真田奈津代家裡沒電話
線索二:穗積陽子過了九點便會就寢

事件真相:
匠千曉認為主謀松浦雄一最主要的目的便是不經自己之手並向土居淑子展開復仇,而他所利用的人選便是腳踏兩條船之一的真田奈津代。真田奈津代原本就有殺害穗積陽子和土居淑子的動機。而松浦雄一則是順水推舟,將自己所創作的推理劇「輪遞殺人案」給真田奈津代觀看,藉以暗示真田奈津代。但如果真田奈津代完全按照書中所為,最後真田奈津代勢必會殺了松浦雄一再自殺。為了預防此點,主謀松浦雄一決定在真田奈津代殺害穗積陽子和土居淑子後,再以電話留言的方式告知真田奈津代自己的死訊,如此一來,真田奈津代便會選擇獨自自殺而死。但偏偏土居淑子和真田奈津代的家中都沒電話,因此松浦雄一讓真田奈津代觀看推理劇「輪遞殺人案」最重要的目的在於,讓真田奈津代以首級輪遞的方式,回到最先的殺人現場,也就是穗積陽子的住處,這麼一來主謀松浦雄一才得以電話留言。

(感謝閱讀,寫完這篇,代表我也從本作中解脫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2osee 的頭像
h2osee

一步推理無盡期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