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慶】

地點:蛭之塚/縣道333號線 日期:初日 時間:11時59分38秒

 (前田知子與父母走失之後,遇上了求導師牧野慶。兩人隨後一同逃往至蛭之塚的縣道)

牧野慶:「哈…哈…哈…」

前田知子:「嗚…嗚嗚……」

牧野慶:「來到這裡的話,就已經不要緊了。」

(本以為逃出生天的兩人,卻發現出口…)

前田知子:「是海…」

牧野慶:「村子…不見了!?」

(原本應該出現在縣道那頭的村落,如今四周卻被紅海給淹沒了…)

前田知子:「求導師大人,那個…」

牧野慶:「…啊!」

(只見紅海上一群屍人們緩緩走向中央,不時發出悲悽的叫聲…)

(嗚~嗚~~~)

前田知子:「我好害怕這個聲音,聽起來好像是什麼的哭泣聲。我們會怎麼樣呢?」

(眼看此路不通,兩人決定逃往比良境的路,之後牧野慶為了要先探查屍人的行蹤,於是先讓前田知子躲在一處小廟之中。)

讓知子躲起來後

前田知子:「啊…,這是什麼啊?破破爛爛的…。這會是什麼的鑰匙呢?」

(此鑰匙乃是前田知子日後要進行遊戲時所需之要素。)

一路上躲過不少屍人,
眼看著就要抵達安全的地方時…

(要前往目的地時必須要先跨過一座石台,牧野慶爬上石台後,回頭要拉前田知子。)

前田知子:「嗯…」

牧野慶:「嗚…」

(此時一名屍人偷偷地來到牧野慶的身後,屍人手上拿著石頭用力地往牧野慶身上砸去!)

(碰!)

牧野慶:「哇!?」

前田知子:「呀!?」

(受到如此大的撞擊,牧野慶正握住前田知子的手也只能被迫鬆開)

牧野慶:「知子…!」

前田知子:「不要……!!」

(前田知子掉落石台後,另一名屍人又突然衝去將前田知子抓走,牧野慶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前田知子被擄走,此時屍人又再次攻擊牧野慶。)

牧野慶:「啊!」

(碰!)

因為屍人的襲擊,
使得知子竟在關鍵的一刻被擄走了…!

牧野慶:「可惡…」

(之後牧野慶從屍人的威脅下逃離後,開始尋找前田知子的蹤影)

知子被擄走後,牧野又到處去尋找知子。
可是…牧野找到的,卻只有一本染血的學生證…

牧野慶:「知子…!」

(看到學生證的牧野慶,心想前田知子應是凶多吉少,最後牧野慶只好帶著落寞的表情離開現場…。在此先聲明一下,屍人雖長得像殭屍,但只會攻擊人類,並不會吃人~)

~~~~~~~~~~~~~~~~~~~~~~~~~

【竹內多聞】
地點:蛭之塚/水蛭子神社湧水 日期:初日 時間:12時27分13秒

(竹內多聞與安野依子兩人來到蛭之塚裡的水蛭子神社,安野依子的情況有些怪異。)

安野依子:「老師~,我的腦袋很不舒服,而且也快要渴死了…」

(安野依子表情一副想喝神社一旁所湧出的水,但卻立即被竹內多聞阻止)

竹內多聞:「妳應該知道來歷不明的水是不乾淨的吧,這個水絕對不可以喝!」

安野依子:「啊~?意思是這裡是黃泉嗎?」

竹內多聞:「總之,妳這次給我在這裡等著。由於妳會礙事,所以不可以跟過來!」

(儘管竹內多聞這麼說,不過任性的安野依子仍是想跟在竹內多聞身旁)

竹內多聞:「在我回來之前,我拜託妳乖乖地待在這裡。」

(安野依子見竹內多聞如此堅決,也只好順從竹內多聞之意,在神社好好等待了。竹內多聞離開沒多久後,獨自一人的安野依子不時聽見屍人之聲,往後一看,原來屍人已發現她的行蹤正緩緩向她靠近…)

安野依子:「啊~~~」

(因為屍人的追殺,想想還是性命為重的安野依子只好違背老師之意,趕緊逃離這危機四伏的神社)

~~~~~~~~~~~~~~~~~~~~~~~~~

【志村晃】
地點:大字波羅宿/瞭望台 日期:初日 時間:16時53分42秒

(志村晃一人坐在瞭望台上)

志村晃:「是你在叫我嗎…?」

志村以令人意想不到的寂寞眼神,
看著手中的照片…

(此時從蛭之塚被屍人持續追擊的安野依子逃離至此處,坐在瞭望台的志村晃當然是看得一清二楚)

安野依子:「討厭~!不要過來啦!!」

志村晃:「看來有不少外地人被捲進來了嘛…」

雖然照片被封給吹走了,
但志村還是舉起手中的來福槍,
瞄準了逼向依子的屍人。

(因為是人類,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會比平時多了幾分信任感。安野依子怕老師竹內多聞找不到她會著急,於是便拜託志村晃帶她前往蛭之塚。因為一路上到處都是屍人,志村晃便要安野依子先到一處民宅躲著。)

讓依子躲在川崎家後

安野依子:「嗯…?」

當依子躲起來時,在地上發現了一張相片。
而那張相片,似乎就是剛剛志村所掉的…

 (這張照片內容是志村晃的全家福,27年前他的家人因為一場地震被土石流全數淹沒,獨自存活下來的他,所背負的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壓力。之後志村晃靠著精準的射槍技術順利地與安野依子逃往蛭之塚的道路,不過…卻也是絕望的開始…)

~~~~~~~~~~~~~~~~~~~~~~~~~
【安野依子】
地點:蛭之塚/縣道333號線 日期:初日 時間:17時54分30秒

(安野依子與志村晃兩人跑到先前牧野慶與前田知子也同樣來到的縣道,所看到的是相同的景象)

安野依子:「那個…是什麼啊?」

志村晃:「是海還儀式。由海裡回來的已經不是人了…」

安野依子:「海還儀式?」

志村晃:「先進行入海儀式,然後再海還儀式。」

志村晃:「就好像是村子的地方風俗一樣。我原本以為在山中應該不會有海…」

安野依子:「原來是這樣啊…」

(之前牧野慶等人所見到的是入海儀式,現在則為海還儀式。此象也代表了活著的人類越來越少了…)

志村晃:「這個村子已經完了,我至少也要在變成怪物之前逃離。」

(『深山裡應該不會有海』顯示整個事件透露著詭譎。身居此地多年的志村晃內心自然也有個底…只見志村晃一人急忙地逃離現場,過沒多久…從森林中傳出一聲槍響…)

(碰!)

(明白再也不可能逃離羽生蛇村的志村晃,內心清楚自己再過不久終將成為屍人,不願受人擺佈的志村晃最後還是選擇了自殺一途…以保留自己身為人的那份尊嚴…)

~~~~~~~~~~~~~~~~~~~~~~~~~

【前田知子】
地點:蛭之塚/水蛭子神社 日期:初日 時間:17時54分56秒

(被屍人擄走的前田知子靠著勇氣與智慧掙脫了屍人,內心相當驚慌與害怕的她逃離到蛭之塚,背後屍人持續追趕,前田知子隨後躲進水蛭子神社裡頭…)

躲在神社裡的知子,
面對周圍不明的狀況以及屍人的呻吟聲,
不由得落下了眼淚…

前田知子:「我好怕喔…媽媽…」

(前田知子應是在竹內多聞與安野依子離開神社後才躲進來的,因此才沒與兩人相遇。為了與父母相遇,前田知子再次鼓起勇氣逃出了蛭之塚,眼前呈現一片陰森與死寂的氣氛,一名平凡的國中生徬徨無助地走在此地,期盼能與雙親相遇,而耳邊所傳來的…依舊是那屍人的呻吟聲…)

~~~~~~~~~~~~~~~~~~~~~~~~~

【須田恭也】
地點:田掘/廢屋中的房間 日期:初日 時間:18時03分08秒

(因為神代淳的緣故,使得須田恭也與神代美耶子兩人必須逃離至田掘,最後兩人躲在一處廢屋中休息)

須田恭也:「什麼啊?這個村子,那些傢伙,還有妳…」

須田恭也:「那傢伙所說的『那邊』,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關於這點…我都說是你快變成屍人了啊…)

神代美耶子:「你一定覺得我很奇怪吧?」

須田恭也:「是啊,我覺得。」

神代美耶子:「我也最討厭這樣的村莊了。」

神代美耶子:「不過我沒把你看作跟那些噁心的傢伙一樣,安心吧。」

須田恭也:「什麼意思?喂…」

(神代美耶子是個悲劇角色,關於她的過去,請容之後再介紹。只見神代美耶子相當直接地躺在地上準備入睡。)

神代美耶子:「我要睡了。」

須田恭也:「什麼嘛…,妳還真睡得下去啊。」

(圍繞在如此恐怖氣氛下的人類,能在此時小睡片刻,對他們而言已經是最大的滿足了…)

~~~~~~~~~~~~~~~~~~~~~~~~~
【宮田司郎】
地點:宮田醫院/第一病棟診療室 日期:初日 時間:19時14分35秒

(待在宮田醫院裡避難的宮田司郎與恩田里沙兩人,此時緊鎖的診療室之門被人開啟…)

(喀喳…)

(原來來者是求導師牧野慶。)

宮田司郎:「牧野先生,原來你平安無事啊!」

(宮田司郎見了牧野慶平安無事顯得相當開心。)

牧野慶:「宮田先生那裡…,有沒有一個國中女孩來這裡呢?」

宮田司郎:「沒有。你們之前在一起嗎?」

(在一旁的恩田里沙卻是沉默不語,只因她發覺眼前兩人竟然長得非常相似!?)

恩田里沙:「長得好像喔…。醫生你們是雙胞胎嗎?」

(宮田司郎與牧野慶兩人看著彼此,那種無法言喻的熟悉感…兩人到底深藏何種關係呢?)

~~~~~~~~~~~~~~~~~~~~~~~~~

【美濱奈保子】
地點:合石岳/蛇頭頂 日期:初日 時間:19時27分26秒

(來到羽生蛇村的藝人美濱奈保子獨自一人徘徊在合石岳的蛇頭頂,試圖逃出這鬼地方。即使在如此陰暗的視線下,美濱奈保子仍會不時看見屍人蠢蠢欲動的跡象…)

美濱奈保子:「討厭…,剛剛也有看到這個…」

美濱奈保子:「你們該不會是想用攝影機,偷偷地拍我一直在同個地方繞來繞去的樣子吧!!」

(美濱奈保子慌張地胡亂奔跑,絲毫沒發現前發有個凹洞,美濱保奈子因此意外跌落。)

美濱奈保子:「呀~~~!!」

美濱奈保子:「好痛…」

美濱奈保子:「我真是個大笨蛋…」

(美濱奈保子起身繼續行動,途中自己竟會不自覺地產生幻視,因此能見到屍人詭異的舉動)

美濱奈保子:「啊~討厭!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幹嘛!我才不會因為看到幻覺就被嚇到呢!!」

(此時美濱奈保子從屍人的視角中發現到另一名屍人,那恐怖的模樣讓美濱保奈子嚇了一大跳)

屍人:「嗚…啊……」

美濱奈保子:「嚇!」

美濱奈保子:「剛剛那是什麼啊?感覺真不舒服…」

(儘管害怕不已,但美濱奈保子也不願待在這裡坐以待斃,之後美濱奈保子躲過屍人的追擊逃到蛇之首谷,對美濱奈保子而言,這場噩夢到底要到何時才能結束呢?)

~~~~~~~~~~~~~~~~~~~~~~~~~

【竹內多聞】
地點:蛭之塚/水蛭子神社湧水 日期:初日 時間:20時41分23秒

(安野依子回到蛭之塚後,因為克制不了渴望,安野依子便開始喝起了神社旁的湧水。好巧不巧,竹內多聞也在此時歸來)

安野依子:「嚇!」

竹內多聞:「我不是叫妳別喝了嗎!妳有乖乖地待在這裡吧?」

(竹內多聞見學生不聽他的話,當然是當場好好斥責一番)

竹內多聞:「那些傢伙,並不是漫無目的地襲擊過來的…」

竹內多聞:「一定有傢伙躲在什麼地方,連接那些傢伙的感覺並操縱著。」

竹內多聞:「只要擊倒那傢伙的話…」

竹內多聞:「從現在開始妳只要聽我的話來行動,知道了吧?」

(看來竹內多聞的探查並沒有白費,不過『那傢伙』到底是誰呢?如果真的是如竹內多聞所言,『那傢伙』的目的究竟為了什麼呢?)

安野依子:「我是一直待在這裡啦。你打算做什麼呢?我們趕快去求救吧…」

(安野依子不願老師擔心因而說謊,此時屍人的呻吟聲又緩緩傳出…)

屍人:「嗚…啊…」

竹內多聞:「追來了嗎?繼續待在這裡也不會有什麼好事的,要走嚕!」

(於是竹內多聞與安野依子兩人開始動身離開蛭之塚,由於要擊倒一名頭腦屍人,竹內多聞要安野依子先躲進一處石窟之中)

安野依子:「嗯?啊,這是什麼?」

安野依子:「就先帶走好了。」

(安野依子在石窟中發現一項物品,此乃日後過關所需之要件。)

(而獨自一人的竹內多聞在擊倒頭腦屍人後,竹內多聞無意中在小廟中發現到安野依子的學生證)

竹內多聞:「嗯…?」

(此時安野依子趕來,看到竹內多聞手拿著她的學生證,安野依子竟露出相當驚訝的表情。)

安野依子:「啊~!原來在這裡啊!」

安野依子:「你有看到裡面的東西嗎?沒有看到吧?」

看到了自己的學生證後,
安野依子便驚慌地將它由竹內手中搶了回去。
她似乎非常害怕裡面的東西被竹內看到呢…

(對於如此突如其來的舉動,究竟安野依子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

【前田知子】

地點:蛭之塚/縣道333號線 日期:初日 時間:21時27分18秒

(持續在蛭之塚附近徘徊的前田知子,因期盼能再與求導師牧野慶相遇,於是前田知子再次來到縣道333號線,沒想到竟相當幸運地遇到求導女八尾比沙子。)

前田知子:「嚇!」

前田知子:「嗚…嗚嗚……」

徬徨無助的知子遇到了比沙子,
終於受不了地抱著她嚎啕大哭。

八尾比沙子:「知子…,太好了。妳爸爸和媽媽也都平安無事喔。」

八尾比沙子也將雙親平安無事這樣的好消息,
告訴了擔心受怕的知子。

前田知子:「真的…?」

(前田知子得知雙親無事,內心也安心了不少。之後八尾比沙子會告知前田知子她雙親所在的位置,就在不入谷教會。)

~~~~~~~~~~~~~~~~~~~~~~~~~
【美濱奈保子】
地點:羽生蛇村小學校折部分校/體育館 日期:初日 時間:22時11分13秒

 (藝人美濱奈保子從合石岳逃離後,循著蛇之首谷的方向,美濱奈保子來到了羽生蛇村小學校。只見美濱奈保子小心翼翼地進入體育館,背後大門卻突如其來被用力關上!)

 (磅!)

美濱奈保子:「嚇!」

美濱奈保子:「啊…嗚啊…,啊啊……!」

來到學校的奈保子,
被突然的關門聲響嚇了一大跳。

美濱奈保子:「我不要了啦…,這樣很奇怪耶…」

美濱奈保子:「嗚…!」

由美濱奈保子的口中可以聽出,
她已經漸漸受不了這種壓力了…

(美濱奈保子離開體育館後,一路上面對許多蜘蛛屍人的襲擊,之後美濱奈保子來到了圖書館,美濱奈保子從最裡頭的書架上發現了一本書。)

美濱奈保子:「好髒的書…。看起來好像很無聊…」

(此乃羽生蛇村民話集,其詳細內容請容之後告知。美濱奈保子認為這所學校已非安全之所,費了好一番功夫拿了小倉庫的鑰匙後,就從倉庫裡的另一扇門逃出了學校)

美濱奈保子:「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

奈保子雖然逃出生天,
但她那詭譎的笑聲更令人感到不安…

(由於處在暗黑的空間,加上可怕的屍人不時又會出現襲擊。長時間下來,使得美濱奈保子目前的精神狀態極為不正常……)

~~~~~~~~~~~~~~~~~~~~~~~~~

【恩田里沙】
地點:宮田醫院/第二病棟一階廊下 日期:初日 時間:22時53分02秒

當宮田和牧野兩人待在診察室裡時,
里沙則出來查看醫院的各角落。
但是……

(在走廊的最深處緩緩傳來沉重的腳步聲與恩田美奈的聲音)

恩田美奈:「里沙……」

恩田里沙:「姊姊…?是姊姊嗎…!?」

(恩田里沙能在這時聽到失蹤已久的地姊姊的聲音當然是顯得相當高興,只不過隨著腳步聲漸漸逼近,恩田里沙看見的卻是…已經變成屍人的恩田美奈…)

恩田里沙:「嚇!」

恩田里沙:「啊…啊…嗚哇…!!」

(無法認清事實的恩田里沙趕緊逃離現場,準備將屍人入侵醫院的事告知宮田和牧野,之後恩田里沙來到醫院一樓按下警鈴,此時整棟醫院都響徹著警鈴聲,不過恩田里沙的危機並未解除,因為屍人化的恩田美奈正向其妹緩緩靠近…)

~~~~~~~~~~~~~~~~~~~~~~~~~
【宮田司郎】

地點:宮田醫院/第一病棟一階廊下 日期:初日 時間:23時03分53秒

(聽到警報聲響起,宮田司郎與牧野慶趕緊兵分二路去搜尋受難的恩田理沙,牧野慶隨即在醫院一樓找到正被屍人襲擊的恩田理沙。)

牧野雖然想救理沙,
但畢竟不是打鬥的料、完全提不起力氣。
好在宮田即時出現,
將一瓶藥水丟向了美奈…!

(磅…!)

恩田美奈:「呀啊…!」

(恩田美奈因受到不明藥水的攻擊而發出疼痛的呻吟聲,隨即發狂似地離開現場)

恩田理沙:「姊姊…,我姊姊她…!醫生…!」

(恩田理沙見到親愛的姊姊變成如此,至今仍是不敢置信。)

牧野慶:「醫生,得救了…」

(牧野慶對於自己沒幫上忙則感到相當抱歉。)

宮田司郎:「這也是沒辦法的, 畢竟牧野先生你不習慣這樣的事啊。」

宮田司郎:「我去追她,理沙小姐…」

(宮田司郎看著驚慌不已的恩田理沙,本想再說些什麼…但話還是吞了回去,隨後轉身離開現場。究竟宮田司郎對恩田理沙隱瞞了些什麼呢?是否也跟屍人化的恩田美奈有關呢?)

~~~~~~~~~~~~~~~~~~~~~~~~~

【高遠玲子】
地點:刈割/廢倉庫 日期:初日 時間:23時45分23秒

(高遠玲子和四方田春海從學校逃出後,就來到了位處於刈割的一處廢倉庫中避難。廢倉庫內只見高遠玲子緊緊抱著四方田春海)

四方田春海:「我夢見姊姊了。」

高遠玲子:「姊姊?是阿姨家的小孩嗎?」

四方田春海:「不是…。那個女孩,她叫作美耶。」

四方田春海:「當我跟她說我變成孤兒的時候,她就說要當我的姊姊。」

四方田春海:「美耶說他也很寂寞。美耶一直都和一隻白色的狗狗在一起喔。」

高遠玲子:「美耶是…?」

(由此可知,四方田春海口中之人正是神代美耶子。)

四方田春海:「我都沒跟別人說喔,美耶的事。」

四方田春海:「我只告訴老師妳一個人。」

四方田春海:「我們約定好囉,這件事就算對阿姨也要保密喲。」

高遠玲子:「我知道,我們是擁有共同秘密的朋友。」

高遠玲子:「那麼…,老師我就當春海的媽媽吧。」

(儘管氣氛如此溫馨,但不識相的屍人之聲卻在此時傳出…)

屍人:「嗚…嗚…」

高遠玲子:「嚇…!」

(高遠玲子只好又帶著心愛的學生離開廢倉庫,在快要抵達目的地田掘路口時,卻發現有一群屍人徘徊在給油車旁)

高遠玲子:「它們好像想把這個給搬走…」

(此時高遠玲子發現到在給油車旁的小推車,高遠玲子突然心生一計)

高遠玲子:「妳躲在這個裡面,然後趁機逃跑。春海妳一定做得到的。」

高遠玲子:「老師我隨後一定會跟過去。」

(高遠玲子將四方田春海安置在小推車內後,隨後高遠玲子開始奔跑準備引開屍人的注意,屍人群見有活人走動,當然也開始追趕高遠玲子)

(嗚~嗚~~~)

高遠玲子:「啊…啊啊……」

屍人:「嗚啊…?」

(不過計畫出現變數,屍人發現躲在小推車裡的四方田春海了!)

高遠玲子:「春海!!」

高遠玲子:「不行…!我不能夠放棄…!」

(只見屍人群緩緩向弱小的四方田春海靠近,高遠玲子趕緊來到給油車後打開車子的油罐開關。)

高遠玲子:「老師我…一定會救妳的…!」

玲子將汽油給到了出來,
從她的眼神看起來…,似乎是做了什麼覺悟…

(高遠玲子使用打火機點燃了汽油,眼見隨即出現一片火海將屍人群們燃燒殆盡,當然…也包括了高遠玲子本身…)

四方田春海:「老師…!!」

為了拯救春海,
玲子毫不猶豫地引燃了汽油和屍人們同歸於盡…
其犧牲奉獻的精神,不由得令人落淚…

~~~~~~~~~~~~~~~~~~~~~~~~~

【神代亞矢子】
地點:田掘/廢屋副居 日期:初日 時間:23時59分49秒

(在田掘的廢屋中,須田恭也仍在熟睡當中,不過卻見神代美耶子在副居一角,只見神代美耶子似乎在與人談人,而那人…竟是她的親姊姊—神代亞矢子)

神代亞矢子:「明明只要妳一個人消失就行了…!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嘛!?」

(因為神代美耶子不服從規定才使得村子變成如此,神代亞矢子感到相當氣憤,隨後用力地敲擊廢屋的鐵片)

(磅!)

神代美耶子:「消失的人是妳應該也可以吧?對淳而言那樣不是也比較好嗎?」

神代亞矢子:「妳在說什麼啊?」

神代亞矢子:「妳腦袋有問題啊?淳…可是我的未婚夫耶!」

(神代淳雖然是神代亞矢子的未婚夫,不過神代淳卻心儀著神代美耶子,當然這一切神代亞矢子都明白,只是刻意在裝傻而已。)

神代美耶子:「妳那麼討厭死嗎?即使變成怪物妳也想要繼續的活下去嗎?」

神代亞矢子:「嚇…。那只有妳會這樣想吧!拜託妳趕快變成祭品消失掉吧!」

(神代亞矢子自然也明白神代美耶子口中之意,不過卻也不願認同。只見神代亞矢子怒氣騰騰地離開現場。姐妹難得相遇,卻是如此爭吵收場…)

神代美耶子:「果然…,她什麼都不懂嘛…」

(隨後神代美耶子也進入廢屋中陪在須田恭也身旁,究竟神代美耶子身負何種秘密呢?)

~~~~~~~~~~~~~~~~~~~~~~~~~
【志村晃】
地點:蛭之塚/縣道333號 日期:第2日 時間:0時11分31秒

原本應該自殺而死的志村,
此時竟然又活了過來…!?

志村晃:「結果我還是逃不了嗎?」

志村晃:「哈…哈哈…,哈哈哈……!!!」

隨著志村晃笑聲的轉變,
可知志村晃並不是活了過來,
而是變成了某種東西…

(很遺憾地,已自殺而亡的志村晃仍是逃不掉變成屍人的命運…)

~~~~~~~~~~~~~~~~~~~~~~~~~

【恩田美奈】
地點:宮田醫院/第一病棟診療室 日期:第2日 時間:0時17分33秒

(宮田司郎去追屍人化的恩田美奈,而牧野慶與恩田理沙兩人則回到診療室中。)

理沙擔心著宮田而望著窗外

恩田理沙:「宮田醫生好慢喔…」

牧野慶:「因為有些路不通,所以…嗚!!」

恩田理沙:「嚇!」

沒想到此時竟出現了令人意外的人物!!

(只見屍人化的恩田美奈又出現在妹妹恩田理沙的面前,牧野慶機警地逃離開現場,不過恩田理沙卻因為過度害怕造成雙腳不聽使喚,只能呆呆站在現場見屍人化的恩田美奈向她緩緩靠近…)

恩田理沙:「姊姊…!?」

(來到恩田理沙面前,屍人化的恩田美奈就將自己的臉貼在其妹恩田理沙的臉龐上…)

恩田理沙:「嚇…嚇…嚇……!」

理沙的姊姊…美奈。
只見美奈將臉靠近了理沙,
不知道是想傳達什麼訊息。
但理沙臉上表現出來的,
卻只有無限的驚恐…

(恩田美奈向對妹妹傳達什麼訊息呢?而恩田理沙的處境又會是如何?可以想見,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

【神代美耶子】
地點:田掘/廢屋中的房間 日期:第2日 時間:0時23分41秒

(廢屋中,須田恭也因為要變化成屍人而感到痛苦不已…)

須田恭也:「嗚…!」

看著痛苦的恭也,
美耶子緩緩走近了他。

(神代美耶子將自身之血灌注在須田恭也身上,這時須田恭也臉上才出現緩和的表情。)

神代美耶子:「這個是…我的血之血誓」

神代美耶子:「是罪的容赦、永遠的契約之血…」

神代美耶子:「對不起,我只能這麼做。」

神代美耶子:「難得你的血是那樣的純淨…」

罪的容赦…?永遠的契約之血…?
這就是美耶子的秘密嗎?

(神代美耶子之所以不會變成屍人,是因為她是神代家準備已久的「祭品」,要獻給神之祭品。自私的村民為了活命自然對此事視而不見。而神代美耶子就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成人的…不過神代美耶子因為不願受人擺佈,而擅自從神代家逃離,之後遇上了從外地來的須田恭也,兩人在相處的期間,須田恭也的言行舉止漸漸地改變了神代美耶子對人的看法…之所以會解救須田恭也,或許也是因為如此吧。)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