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流程大綱-

(再次說明,不想花時間想搶先看的人請繼續往下讀吧,而還是想看完整內容的就請離開吧,不然小心被雷爆啊。還有章節之間隔很開,是想讓讀的人能有些緩衝。)

 

人物介紹
<濱田偵探團>
黑澤芳雄-我-四年一班
坂本孝志-偵探團的團長-四年一班
內海俊也-偵探團的成員-四年一班
山添滿-偵探團的成員-四年一班
過聰美-偵探團的成員-四年三班

岩瀨英樹-我的好友-四年一班
鈴木太郎-神?-四年一班

過光一-聰美的表哥-國中二年級

 

第一章 誕生日
七月十一日,是芳雄十歲生日,還是小四生的芳雄與身材壯碩擔任刑警的父親和體格嬌小的母親一同在客廳慶祝,但當芳雄吹完蠟燭時,蛋糕上又剩下一根蠟燭沒被吹熄。芳雄回憶起過往生日似乎都會剩下一根沒被吹熄的蠟燭,這代表什麼呢?吃完蛋糕後,芳雄收到最想要的禮物,心想今天真是最開心的生日。

之後芳雄向擔任刑警的父親詢問最近在鎮上發生的虐貓事件的進度,父親則表示犯人還沒抓到,芳雄之所以如此關心是因為他心儀的同學小滿,其愛貓海蒂也慘遭虐貓犯殺害,因此芳雄說什麼也要幫助小滿找出犯人。

 

 

 


第二章 神樣
隔天芳雄帶著心愛的生日禮物到學校與好友英樹分享,兩人談到未來的出路以及關於芳雄愛慕小滿一事,英樹表示會全力支持芳雄並藉機要芳雄讓他加入偵探團,此時團長孝志適時現身阻止,明確表明不準英樹加入並要芳雄不准告訴英樹秘密基地的位置。

這禮拜的廁所打掃輪到芳雄以及轉學生鈴木太郎,鈴木太郎是半個月前轉來他們班級,但在班上似乎沒啥人氣,也很少人注意到他。因此芳雄特地與其交談,芳雄先是問鈴木是從哪裡轉來的,鈴木很乾脆地說自己是從天上下來的神。兩人開始為鈴木是神這個問題開始辯論,鈴木講得頭頭是道似乎真有這回事,芳雄想說或許這是轉學生鈴木愛玩的遊戲,姑且就陪他玩玩吧。之後芳雄向鈴木詢問班導澤田老師有沒有戀人,鈴木回答澤田老師目前正跟三班的班導搞婚外情。芳雄再問說他能活多久?鈴木回答你會活到三十六歲,死因是飛機事故,當芳雄還想進一步詢問時,鐘聲響起,打掃時間結束。

 

 

 

第三章 犯人
隔天的打掃時間,芳雄再次向鈴木詢問他的生日是幾月幾日?鈴木回答是七月二十五日,這又意味著什麼?之後兩人又為鈴木是神這個問題開始辯駁,最後芳雄向鈴木詢問虐貓事件的犯人是誰?鈴木回答是住在三井澤鎮的大學生秋屋甲斐,當芳雄還想進一步詢問時,鐘聲響起,打掃時間結束。

今天是偵探團的集合日,因此一行人來到神降山的一棟老舊房屋,此處鬧鬼傳聞不斷鮮少有外人靠近,因此偵探團將此處整修一番便成了他們的秘密基地,團長要求團員們不准單獨前來以及不可跟其他人告知秘密基地的位置,這是鐵律。偵探團們開始討論起這陣子所發生的虐貓事件,團長孝志表示一位小三生敏史曾目擊到一位大學生在附近徘迴,芳雄趁機將秋屋甲斐這個名字告知大家,眾人只覺得奇妙莫名,此時團員聰美表示她知道秋屋甲斐這個人,因為他就住在他表哥家所經營的公寓裡。最後偵探團得出的結論是,將目擊證人敏史帶到聰美的表哥家確認。

眾人來到聰美表哥所住的幸福莊公寓,聰美表哥光一是個推理迷,也對這起事件感到興趣。大家在等待嫌疑犯秋屋甲斐回來這段期間談起未來的出路,芳雄只是關心未來能否繼續和小滿在一起而已。就在此時秋屋甲斐回來了,但目擊證人敏史卻說無法確定當天看到的人是否就是他,眾人難掩沮喪神情。此時光一談到為何你們會認為秋屋甲斐是犯人的證據,此時眾人一同看向芳雄,芳雄百口莫辯,又不能說是神告訴他的。當芳雄不知該如何是好之際,卻又聽光一大聲呼叫,光一從貓兒的死狀推理出秋屋甲斐的名字藏在其中,秋屋甲斐是整起虐貓事件的犯人可能性極高,但該如何制裁他呢?團長孝志提出一個方法,就是要光一將海蒂的鈴鐺交給警方並表明秋屋甲斐可能是犯人的推理,最後光一勉為其難答應,而芳雄看著小滿露出許久不見的笑容,一方面感到高興,另一方面卻又覺得不安…

 

 

 

 

 

第四章 天誅
隔天的打掃時間,芳雄向鈴木詢問為何你知道秋屋甲斐是犯人?鈴木明確表示因為他是神啊,神是萬能的。之後兩人談到芳雄愛看的特攝片劇情,鈴木同樣告知芳雄未來才會發生的劇情。芳雄回到正題向鈴木詢問秋屋甲斐虐貓的動機,鈴木回答將名字隱藏在貓的死狀當中,是為了得到一種滿足感。芳雄又問說秋屋甲斐會被判死刑嗎?鈴木回答依照這個國家的法律頂多只是坐一下牢吧。聽到這的芳雄恨恨地說真希望秋屋甲斐下地獄,鈴木回答並沒有天堂地獄的存在喔,不過如果芳雄真希望如此的話,他可以對虐貓事件的犯人下「天誅」來制裁他。最後芳雄表示如果下禮拜虐貓犯人還沒被逮捕的話,可以請鈴木下天誅嗎?鈴木微笑地點頭答應。

當天放學後,英樹來找芳雄向其詢問虐貓事件的進展,但芳雄礙於團長所下的鐵律,無法告知英樹任何訊息。這時英樹搬出與芳雄成為好友的往事,原來芳雄曾與英樹在一次郊遊時迷了路,芳雄靠著英樹的鼓勵才得以逃出,最後兩人發下誓言要成為一輩子的好朋友。此時芳雄卻陷入兩難,究竟是偵探團的鐵律重要?還是兩人的誓言重要?英樹見芳雄還是不願對他透露半字,憤而向芳雄表示兩人再也不是好友了,隨即氣沖沖地離開現場。

 

 

 

 

 

 

 

第五章 英樹
隔天芳雄來到教室,發現穿著特攝片特別T恤的英樹被眾人包圍,原來之前英樹所參加的活動中獎了。不過英樹卻視芳雄為無物,之後芳雄被團長孝志叫去,表示小滿還沒來上學,芳雄心想小滿身體不好,時常一個禮拜會休息個兩三天。團長孝志接著問說報紙怎麼還沒報導秋屋甲斐被抓的新聞?芳雄則說警方調查也需要一些時間吧,反問孝志有那麼恨秋屋甲斐嗎?團長孝志卻說如果秋屋甲斐被逮捕,那將是濱田偵探團光榮的一頁。

當天芳雄完全沒與英樹講到話,也無心與鈴木玩神的遊戲。回家後突然接到團長孝志要他趕快到秘密基地集合,芳雄心想今天並非集合日啊,接著團長孝志又說英樹可能知道秘密基地的位置了,因此芳雄趕緊來到秘密基地與孝志、俊也會合。俊也表示是他目擊到的,因為他看到英樹穿著特攝片特別T恤以及戴著帽子加上基地門口的密碼鎖被解開了,還有更重要的是,基地外面來放著英樹的書包,因此英樹一定在這裡,之後三人等小滿和聰美兩人來到後,五人便一同進入了基地。

五人進入基地後,並沒有外人入侵的明顯痕跡。眾人開始討論起進入基地的人選,可能是英樹也可能是之前創立偵探團失敗的須之內,甚至還可能是…秋屋甲斐,之後在團長孝志嚴格搜查下發現通往後院的門被鎖上了,一定有人躲在裡頭,緊接著孝志與芳雄一同用身體把門給撞開,卻發現後院空無一人,但是後院的水井蓋子被打開了,團長孝志勇敢地向前一看卻是愣在當場,之後芳雄也鼓起勇氣往井裡一看,隱約可見一顆人頭,芳雄再仔細一看隨即悲痛大叫,因為在井裡的人不是別人,是他的好友-英樹。突然在最後面的小滿大叫會被秋屋甲斐殺掉,驚慌失措地離開現場,眾人看小滿逃走了也拔腿狂奔離開這棟恐怖的房屋。

 

 

 

 

 

 

 

第六章 死
眾人一臉惶恐地待在基地外頭,之後團長孝志表示要去報警,不過小滿卻建議要芳雄請他擔任刑警的父親出面,當芳雄用手機告知父親案發經過時,父親卻要他再進入房子裡頭確認英樹的生死,原本是要孝志與芳雄進入探查就好,但小滿表示要大家一同進入,不然其他人會有危險。五人再次進入後院,孝志與芳雄再次向井裡探查,俊也和聰美在身後觀察,而小滿則疲累地用身體把門靠上以防外人入侵,最後芳雄與孝志確定英樹已無生命跡象,眾人皆哀傷不已,不知何時留下男兒淚的芳雄牽著淚流不止的小滿的手離開原地。

眾人在外頭等待芳雄父親到來,沒多久芳雄父親終於來到現場,跟著偵探團們來到房子後院。芳雄父親將英樹從井裡拉出,並將英樹所戴的帽子放置其身旁,之後向穿著特攝片特別T恤的英樹調查死因,發現英樹是後腦部遭到撞擊而死,之後芳雄父親向眾人確認通往後院的門是所鎖上的,然後開始探查後院四周環境,初步研判英樹應是事故而死,因為現場並無犯人所隱藏的痕跡。如果英樹真是遭人所殺,那將後院的門鎖上的犯人又消失到哪了?

 

 

 

 

 

 

 


第七章 英樹
過沒多久,濱田偵探團出席了英樹的葬禮,芳雄在心裡發誓一定要為好友報仇,但聽到警方似乎將英樹的死視為事故,氣憤不已的芳雄決定藉助偵探團的力量找出犯人。可是偵探團的人這次卻不力挺芳雄,原因在於家長的反對還有對殺人犯的恐懼,孤立無援的芳雄除了憤怒還是憤怒,此時小滿挺身而出說要幫助芳雄,感動不已的芳雄決定再次進入秘密基地探查。

芳雄與小滿來到秘密基地查探,芳雄與小滿先是探討當初英樹究竟看到什麼才會慘遭殺害?討論一番後發現似乎不是虐貓犯秋屋甲斐,而芳雄來到後院主要是要確認在後院的工具間是否真無犯人隱藏的痕跡,結果發現真如父親所說。滿臉失望的芳雄看向四周發現有些不對勁,仔細觀察後才發現是水井的蓋子,最後芳雄表示或許當初犯人是躲在蓋子裡,此時芳雄發現小滿的表情有些怪異。的確,如果當初眾人發現水井的蓋子有異的話,說不定會被犯人給襲擊。探查完畢後兩人也離開了秘密基地,但芳雄卻有個恐怖的想法,依照蓋子的尺吋能躲在裡頭的也只有小學生了,犯人會是學校裡的誰呢?

 

 

 

 

 

 

 


第八章 天誅
七月二十日,結業式,從明天開始就是暑假了。芳雄趁著最後的機會向鈴木詢問英樹是被殺的嗎?鈴木回答是的。芳雄再問英樹被誰所殺?是小學生嗎?鈴木回答的確是如芳雄所想,兇手是小學生。最後芳雄要求鈴木把對秋屋甲斐下的天誅改在殺害英樹的犯人身上,鈴木表示與芳雄聊天很開心,因此答應了芳雄的請求。

之後團長孝志找上芳雄,表示經過這幾天深思熟慮後,決定幫助芳雄找出殺害英樹的犯人,並請來聰美的表哥光一來當偵探團的顧問。芳雄想說有了聰明的光一哥加入偵探團揭開案情的真相肯定是事半功倍。此時孝志與芳雄正好看到聰美與小滿正走出校舍,突然間,校舍上的時鐘指針突然掉落,指針不偏不移地從小滿頭上插入,小滿慘死在當場,四周皆是血色一片,而看到此景的芳雄內心心想這就是天誅嗎?那麼兇手就是…再也無法多想的芳雄隨即昏倒在地。

 

 

 

 

 

 

 

 

 

 

第九章 犯人
當芳雄雙眼睜開後,發現自己身在醫院,原來自己從那天以來已經昏了三天。芳雄向在旁陪伴的母親詢問小滿是否真的死亡,問這個問題顯然是多此一舉。母親離開後,芳雄開始獨自思考,即使知道小滿是殺害英樹的犯人,但無法解釋的地方仍是許多,當天小滿皆與他們在一起,又是如何製造密室?還有那天俊也看到的不是英樹,又會是誰?越想越陷入死胡同的芳雄,始終無法找到適當的答案。

隔天,團長孝志與光一來探望芳雄。團長孝志告訴芳雄秋屋甲斐被警方逮捕了,之後三人開始討論起英樹的案情,團長孝志突然想起來剛開始進去後院時並沒有發現英樹所戴的帽子而是在之後進去後才發現帽子掉在水井旁。光一藉此推理出當初俊也所目擊到的英樹是別人所假扮的,因此犯人是小學生的可能性極高,此時芳雄母親正巧來到,談話也到此中斷,得到此項新事實的芳雄仍是一團混亂。

 

 

 

 

 

 

 

 

 

 

第十章 神樣
芳雄睡醒來後開始思考光一所作出的推理,芳雄認為假扮英樹的人肯定是小滿,可是如此推論的話,剛開始進入後院時在水井裡的英樹是裸著上半身的,但為何之後再進去時英樹是穿著衣服的呢?突然,芳雄全部都知道了,但芳雄並沒有喜悅之情,反而是將棉被包覆著自己,多希望這只是一場夢,也多希望自己永滿不要醒來。

早上,芳雄打開電視準備觀看喜愛的特攝片,但卻發現五名戰士其中兩名不見了。此時鈴木靜靜地出現在門口,芳雄向鈴木訊問特攝片的問題,鈴木回答紅戰士和藍戰士因酒駕撞死人而遭到警方逮捕。芳雄悲傷地表示自從遇到鈴木後似乎就沒好事,鈴木則說就算沒遇到他後續發展也是不會改變,芳雄卻說至少小滿就不會死了,鈴木卻反問小滿沒死會比較好嗎?芳雄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之後向鈴木詢問殺了英樹的人是小滿,但是不是還有一名共犯?這是他昨晚所思考後的結果,有了共犯就能解釋後院的門為何鎖上以及英樹如何穿上衣服。鈴木回答沒錯,而芳雄卻希望鈴木對這名共犯下天誅,鈴木眼神冰冷地看著芳雄,隨即表示會如芳雄所願對這名共犯下天誅。芳雄再向鈴木詢問為何小滿要殺了英樹?鈴木回答是因為英樹不小心看到小滿正與共犯在做愛,被小滿發現遭受襲擊頭部撞到地面而死。芳雄緊接問說為何小滿要穿英樹的衣服?鈴木回答因為小滿身上的白衣和裙子沾到了血,由於過於醒目因此決定回家換衣服,而借了英樹的衣服和帽子,但卻不巧被俊也給目擊到。

最後芳雄再向鈴木問最後一個問題,就是他真的會活到三十六歲嗎?鈴木回到沒錯,直到三十六歲前你都不會死。談話結束,鈴木離開了病房,芳雄心想這或許是最後一次與鈴木見面了吧…眼淚緩緩從臉旁留下。

 

 

 

 

 

 

 

 

最終章 誕生日
今天是七月二十五日,是我出院的日子,也是我真正的生日。因此當我表示禮物是要蛋糕時,我父親臉色雖面露尷尬但還是答應了我的請求。客廳一片漆黑,餐桌上放著插滿十根蠟燭的蛋糕,當我準備吹蠟燭時,我在內心默唱生日快樂歌。

當小滿穿著英樹的衣服離開時,共犯就一直待在秘密基地裡,可是俊也出現了加上小滿告知等下全員會集合在秘密基地外頭,使得共犯進退不得,只好將自己關在後院裡。而當孝志與我打開通往後院的門時,小滿再趁機將藏在裙子裡的英樹衣服取出並藏在沙發裡,而當孝志與我從井裡發現英樹時,小滿發聲大叫逃離現場我們眾人也跟著小滿離開,此時留在後院的犯人就有機會拿到英樹的衣服並將其穿上,而當時共犯應是躲在工具間裡。然後小滿再提議要我打給父親,若要問小滿為什麼要我這麼做,因為共犯…就是我父親的關係吧。

當我打給父親後,人在後院的父親便要我再進去後院探查,原本是我與孝志要進去而已,但小滿卻要大家一起進入為的是要幫助父親脫逃。當我們眾人再次進入後院時,父親再趁機離開,而人在最後面的小滿將門關上並非是要防止外入侵,而是要防止我們,接下來父親再裝做趕來現場的模樣與我們會合。那如果父親躲在工具間裡,為何工具間會沒有腳印呢?這是當然,因為說沒有腳印的正是父親啊,即使房子裡留有父親的毛髮、指紋一點也不奇怪。

原本我認為父親是屬於正義的一方,但當我知道授命保護地球的戰隊都會開車撞死人了,那身為警察的父親會與小滿做愛,甚至成為共犯那就一點也不奇怪了。可是,要是當初我和孝志有去看工具間的話,那會怎樣呢?但我沒有勇氣再問鈴木了,再怎樣我也不想知道,我…只不過是個小孩子啊…接下來我一口氣將插在蛋糕上的蠟燭一次吹熄,這次真的完全熄滅了,彷彿為了要祝福我真正的生日般。但,火並沒有完全熄滅,其中一根蠟燭的芯被吹落在餐桌另一旁的人影上,之後火勢就像汽油燃燒般形成大火。是天誅,我想一定是鈴木回應了我的請求。

但是,之後我又該怎麼辦?我已經沒有繼續活下去的自信了。可是我還有二十六年要活,神說我要到三十六歲才會死,為什麼我一定要活下去呢?這樣活著還會有樂趣嗎?我重重地嘆了口氣,因為呈現在我眼前的是難以想像的光景…一定是哪裡搞錯了吧?

燒起來的不是我父親,而是母親。

母親嬌小的身體被火燄給包圍住,現場只聽得到母親的痛苦大叫。父親焦急地想撲滅母親身上的火,但我知道一切都來不及了。只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這是神所下的天誅,神是不會錯的。

即使不願相信,但那就是真實。只是這個真實…

我靜靜地閉上了雙眼。

(完,感謝大家看完這篇文章,下面還有補完版)

 

 

 

 

 

 

 

 

 

 


註:
想必大家看完這個故事後,下巴跟我一樣又掉下來了吧。

在此補完母親犯人說的犯案過程。

小滿和身為女同志的芳雄母親在秘密基地做愛被英樹給看到,小滿因此殺了英樹。衣服沾到血的小滿穿著英樹的衣服回家,芳雄母親則在秘密基地等待。但俊也卻目擊到穿著英樹衣服的小滿,因此打電話要偵探團們到秘密基地集合。在家裡接到集合電話的小滿,隨即打給芳雄母親商量。

芳雄母親將後院的門鎖上後,隨即躲在水井的蓋子裡。(因為其身體嬌小。)將英樹衣服藏在長裙裡的小滿,將衣服藏在沙發裡後,才最晚來到後院。偵探團來到後院發現屍體。小滿驚聲尖叫逃離外面。而芳雄母親確認大家都離開後,才從蓋子離開,並將英樹的屍體穿上衣服。之後就隱藏在通往後院的門後。

當芳雄與父親通完電話後,準備再次進入後院時,原本孝志與芳雄要其他三人留下,也是遭到小滿拒絕,為的是要製造芳雄母親逃走的時機。此時跟在最後面的小滿見大家都在看水井的方向,趁機讓芳雄母親回到屋裡,然後小滿再把門給關上。芳雄母親再趁此離開秘密基地。

 

 

 

h2os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